[歌手評析025] 創作鬼才:盧廣仲

31968059_1467666883343875_101922743619944448_o

  好久不見的歌手評析系列回來了!這次要為各位分析的對象是近期在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中飾演主角兼演唱主題曲的國民長孫—盧廣仲,在這部影視電影中,兩首主題曲〈魚仔〉及〈幾分之幾〉,讓這位創作鬼才霸佔了各大K歌排行榜和小編的FB塗鴉牆,他自由又充滿感性的唱腔,深深地直擊每個人心底最軟的部分。

  單就演唱技術而言,盧廣仲應該算是在新生代歌手中成長最為快速的,如果要簡單的概括形容他的演唱風格,我會說他是屬於在自己的演唱方式中,逐漸摸索出了一塊體系,聆聽他的演唱時,總會讓人有種「敗給他了」的感覺,從抒情民謠到鬼馬快歌,他總是可以用他那充滿辨識度的聲線,帶聽眾進入他那無邊無盡的音樂想像世界,他的音樂充滿了野性的直覺與屬於新生代年輕人的感性。

  我還記得在他出第一張專輯時,那浮誇的造型以及胡鬧搞笑的歌曲〈早安,晨之美〉,可說是給當時的樂壇丟下了一顆震撼彈,不僅一舉奪下金曲獎的最佳新人及最佳作曲,還讓金曲歌王陳奕迅公開喊話,說他心目中的年度最佳專輯正是盧廣仲的《100種生活》,在創作與音樂實力上備受肯定的他,在討論樂壇唱將時,卻好像時常被排除在戰力外,究竟應該怎麼評價盧廣仲的演唱實力呢?接下來我們就來帶大家從甫出道的他開始一步一步解析,讓各位能夠重新認識這位難以被定義的音樂鬼才吧。

●前期—鮮明演唱風格的建立(《100種生活》到《慢靈魂》專輯)

  對於初次聆聽盧廣仲歌曲的人來說,通常會先注意到他在歌曲中頻繁出現的假音使用,以及他那極度特殊的音色。對於一個剛出道的歌手來說,強烈的個人演唱風格可能是把雙面刃,這樣的演唱方式讓他得以快速的被聽眾記住,但同時也容易面臨比較兩極的聽眾喜好。

  就演唱基調上來說,盧廣仲在早期演唱時,不難發現喉頭隨音高往上跑的習慣,這個其實也是大多數人在未受任何演唱訓練時會出現的情形,由於喉部無法一直維持在固定的狀況,因此到了換聲區附近的音高,會讓人有一種「較為不穩定」的感覺,這個不穩定跟音準等等無關,而是在同一句歌詞的演唱中,常常會受迫性的改變聲音的音色,因此音色上相對就會給人一種比較不穩定的感覺,這個狀況會讓他到了一定程度的音高後,就會因為喉嚨過於緊憋,而必須換成假音處理。

盧廣仲《100種生活》中的名曲〈我愛你〉,第一段真假音轉換的音色差異明顯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oA2YbbG1EQ&w=560&h=315]

  而在假音(頭聲)的使用上,盧廣仲最常使用的假音大多處在一種聲帶不刻意閉合的狀態下,加上口型會有往左右打開的動作,所以在聽他從真音換到假音時,會有一種咬字被拉寬的感覺,這個動作估計是為了使用在口腔上方的共鳴腔,也就是位在上排牙齒與上嘴唇間的空腔,雖然能夠讓他的假音聲音變得更亮,但相對而言跟胸聲之間的操作方式差異過大,因此在音高往上走的時候,通常都能夠明確聽到真音與假音間的斷層。

  以首張專輯的主打歌〈100種生活〉為例,首段主歌開始就頻繁的使用較為扎實的真聲與放鬆假音的交錯使用,而副歌則幾乎以假音完成,這種演唱方式似乎從盧廣仲早期的音樂比賽時,就時常出現,因此對於這樣的轉換方式,可說是十分嫻熟,但在現場演唱時,相對而言就比較容易使聲音陷入疲勞,尤其在音高上跳的較為明顯的句子中,這種處理方式就會讓喉部的肌肉陷入快速的縮放狀態,而不是維持一個穩定的情形。

《100種生活》專輯同名歌曲,聽覺上覺得廣仲哥哥好忙啊!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Id62LQEbY&w=560&h=315]

  在這邊我想用個簡單的比喻來去解釋這件事情,在聲音使用的狀態下,各位可以把盧廣仲的假音想像成雙手完全放鬆,而中高音區的真音則是舉起雙手的狀況,單純的把手舉著跟將手放鬆,以及將手在舉起跟放鬆間快速交替,應該很好想像後者對於肌肉造成的負擔是較大的,即便可以精準的讓每次舉手與放下都在固定的位置,但還是會造成較大的疲累感。

  因此在第一張專輯後的《Live in TICC》演唱會專輯中,可以發現盧廣仲在有較多較頻繁的真假音轉換歌曲中,比較容易在後段變得較為不穩定,但是音區比較沒碰到中高音的歌曲,如《繁華攏是夢》就不會出現這種現象,也讓他有比較多的餘裕可以去做情感的投放。

《Live in TICC》版本的〈繁華攏是夢〉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cgf-EVvHuE&w=560&h=315]

  但排除掉較為不效率的演唱習慣外,其實從這個時期也可以看出盧廣仲在聲音使用上的豐富潛力,例如歌曲〈寂寞考〉中,就能看出他其實是可以有意識的在高音對聲帶進行加壓的,或是在〈別殺我〉後段使用了些微混入頭聲的高音和較為順暢的聲音連結,都可以看出盧廣仲對於自身的聲帶使用是有程度上的掌握力的。

  因此,如果要粗淺的為這個時期的盧廣仲下個註解,我會說他是一個強悍的璞玉,能夠彈性的使用聲音,卻還未建立出一套穩定使用聲音的方法。

●中期—聲音使用的多方嘗試(《有吉他的流行歌曲》到單曲〈大人中〉)

  從《慢靈魂》專輯之後,盧廣仲似乎開始在演唱上做更多的嘗試,例如將胸聲與頭聲的口腔狀態進行平衡,又或者是開始比較嘗試性的把高咽音(也就是媒體所稱的海豚音)以非裝飾音的方式放入歌曲當中,如歌曲〈歐拉拉呼呼〉中,尾段逐漸往上跑的音高,一方面可看到在聲音連結上比起過往順利不少,另一方面能發現他在高音區能夠用偏向邊緣震動的方式去處理,因此讓真音的高音聽起來不會像過往這麼「硬」,而是一種較為明亮的音色。

從〈歐拉拉呼呼〉可以發現盧廣仲的音域往上拓展,音質壓迫感也減弱許多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zOOaSI3kU8&w=560&h=315]

  聲音的使用彈性增加,其實與他聲音使用的健全是有很大的關係的,雖然喉頭上升的狀況還是存在,但比起過往緩解許多,整首歌曲大多都是處在一個些微上升的情形,而非隨音高向上跑,這表示他的聲音控制力又更進一步了。

  當演唱的基調被穩定下來,也才得以讓歌手能夠在保全原先穩定演唱的前提下,去做更多聲音上的嘗試,這個時期的盧廣仲,不只是能夠在中高音以較高厚度的方式詮釋,在換聲區周邊的音高處理也變得更為嫻熟,如〈校園歌手〉一曲,整首副歌皆在真音與假音的接縫處徘徊,因此可以聽出他在這個音區的真音更像假音,假音也更像真音了,這象徵著在處理這個音區時,不再需要大幅度的口腔肌肉變化,而能夠大幅減少音色變化及喉部肌肉消耗。

從〈校園歌手〉一曲,能聽出盧廣仲的真音與假音音質逐漸趨同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ikwFlAk5nY&w=560&h=315]

  而在當兵完後的盧廣仲,更是又徹底的蛻變了一次,在歌曲〈大人中〉的副歌,可以看出在中高音區的處理能力又更上一層了,不只能夠以更厚實的閉合演唱高音,還能夠善用氣息來避免音量上升,使高音聽起來自然不刺耳,在這個階段,我會更傾向把盧廣仲演唱時的喉頭上升解釋為個人風格,而非是技術層面的不足。

●最新單曲〈魚仔〉〈幾分之幾〉

  在這兩首歌曲中,盧廣仲分別展現出了在兩方面能力的突出表現。先談〈魚仔〉這首歌,在這首歌中,最能夠明顯觀察到的是,在胸聲與頭聲的轉換間,雖然音色依然有差異,但咬字與口腔上的刻意變化,已經幾乎觀察不到,因此整首歌的真假音互換,都聽起來十分舒適自然。不過在偏高的真音區,依然還是有與頭聲音色差異過大的問題,這個操作其實就是來自於前述提到的喉頭上升動作,由於喉頭上升的動作會容易造成演唱者換聲位置的誤判,加上為了讓聲音能夠維持如講話般的質樸感,因此做出「換頭聲」動作的音高會比理應該要這麼做的音高高了一些,進而使的斷層無法被完整消除。

  簡單來說,如歌詞中的「想到半暝,希望月光帶你……」都只有在「到」、「光」兩字才做了所謂換假音的動作,但實際上如果可以在前面一字與後面一字就稍微混入一點頭聲的音質,也許能夠讓那種放鬆連接的感覺更為提升。

〈魚仔〉中聲音特色仍留存,但音色更加自然,操作遊刃有餘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bfWYpYhTQQ&w=560&h=315]

  不過以這首歌曲本身,盧廣仲在聲音使用上的進步,以及在高音區嫻熟的操作,其實已經具有非常高水平的表現了,可看出他在自己原先的演唱模式中,在保留著個人特色的同時,不只找到了能較為輕鬆使用聲音的方式,還不斷在追尋新的可能性。

  而歌曲〈幾分之幾〉中,對於情感的掌握以及聲帶力度的精準控制,可謂已經有了大將之風,這種細膩的情感表現,正是一個歌手更為成熟的證明,不過請容小編在這邊賣個關子,之後我們會有一篇專欄特別來為各位分析這首歌曲的。

  綜合以上,盧廣仲在演唱能力上的進化與成長,是相當顯著的,而且除了演唱外,歌曲風格上也逐漸成熟,從他的音樂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抱著吉他的大男孩與他的音樂一起成長的路程,從鬼馬的音樂鬼才成長到能夠唱進聽眾心裡的誠摯歌者,我想我們可以繼續期待他的進化。

(本篇評析由L編撰寫)

#小隊長
#音樂鬼才
#花甲男孩轉大人
#幾分之幾
#魚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