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曲分析系列-2] 成名在望

27072326_1369922983118266_1810234035023870454_n

詞曲:阿信

不論從旋律或節奏看來,〈成名在望〉都是一首難度很高的曲目。
因為這首歌的歌詞較長,我們將會一段一段的來分析各個段落的技巧與情緒鋪陳,請大家慢慢欣賞吧~!


找一個和弦開始唱
那故事遺忘的時光
起點是那平凡的成長
或初學吉他時 少年們 的模樣
那一年的舞台 沒掌聲 沒聚光
只有盆地邊緣 不認輸 的倔強
排練室的日夜 在爭論 在激盪
以音量去吞噬 無退路 的徬徨

  這首歌起音就落在中偏高的音域,從G#3開始,最高音是F#4,不但光主歌就橫跨近一個八度,F#4更是一個逼近多數男性真音極限的音高。

  聲研院在先前曾分析過阿信的演唱,是喉部肌肉出力較多、聲音憋氣感較重的非效率唱法,所以演唱時會有斷點明顯、咬字特殊等個人特色。這是阿信習慣的唱法,如果粉絲們想要學的話,聲研院建議大家先練習氣息的控制,才不會導致自己有發聲困難或氣息不順的狀況出現,也可以更輕鬆地達到斷點的效果。

  而如果是純粹想要唱這個段落的話,我們會建議大家想像一下以不同音高講話的方式作為演唱基調,因為這首歌就是在訴說「成名」的故事,所以以最直白的聲音演唱是聲研院認為較適當的詮釋方式。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可會亮
那成名在望 會有希望 或者是 無知的狂妄
那又會怎麼樣 「那又會怎麼樣?」

  這個段落,五月天選擇以弱的鋪陳及較低的音域來表現一種壓抑感,也凸顯出前兩句的疑惑以及對於面對未知的不安。演唱這段時,應該以較為疑惑、不堅定的語氣去訴說負面的情感,會更容易與後面的段落產生對比。


混跡過酒場的駐唱
才讀懂人性的尋常
背負過音樂節的重量
才體會每場仗 都仰賴 槍與糧
夢是把熱血和 汗與淚 熬成湯
澆灌在乾涸的 貧瘠的 現實上
當日常的重量 讓我們 不反抗
倒地後才發現 荒地上 渺茫 希望 綻放

  透過較複雜的鼓點以及較多的樂器編制,讓相同的旋律有截然不同的感受。第一段以輕柔的聲音訴說著當初年少無畏的往事,這段則是主唱的聲音氣音減少,力道增加,帶著些微不滿的唱出走過現實之後的辛酸體會。在這裡,歌者可以將聲帶稍微用力並同時送出更多的氣,但不需要到爆發的程度,有點像感慨或稍微大聲的講話就會有很好的效果。

  同時,最後一段的「渺茫 希望 綻放」描述執著後看見未來的希望感,所以在演唱時要更加的堅定,氣息也要保持穩定。


穿過了
搖滾或糖霜 昧俗或理想
批判或傳唱 道路上
只能看遠方 最遠的地方
應許的他方 不停衝撞

  這段得進點一定要數拍,才有辦法找到這個變拍的起點。前一段是四拍為一個小節,「倒地後才發現」的「現」是第一拍;而這個段落是以三拍為一小節,「搖滾或糖霜」的「搖」是第一拍。而「穿過了」三個字是在「現」之後的第三個小節的第三拍的反拍,也就是從「現」開始數的第十一拍的反拍,是一個非常難抓得點。

假設以「\/」作為一拍的正拍及反拍的話,這個連結處大概長得像下面這樣:

|現 荒地上 渺茫| 希望 綻放  |
|\/\/\/\/|\/\/\/\/|

|     穿過了|搖滾或糖霜 |
|\/\/\/\/|\/\/\/|

  除了變拍讓整首歌聽起來截然不同之外,也因為這個段落的和弦進行讓整首歌暗淡下來,彷彿走在暗夜的路上,拖著輪胎在苦練一般,直到「不停衝撞」才看見光亮。

(其實我覺得這裡也很有可能是等主唱下樂手才進,不過就暫時當作他是比較規則的進行方式囉)


看過多少臉龐 飛過多少異鄉
少年早已蒼茫 回頭望 我在何方

  這段整體的密度變鬆,但力道不減,加上快速的鋼琴音階,讓人有磅礡遼闊的感覺。而加上歌詞後,更給人天地之大卻無容我之處的迷惘感。

  這段的演唱重點是氣息要足夠,聲帶閉合要扎實,較能表現出在天地之間吶喊的感覺。而兩個段落連結時,拍子也是非常需要注意的重點。前一段總共有十個小節,最後一小節變成四拍,同時會接到「看過多少臉」。

  換句話說,「看過多少臉龐」的「龐」是這段的第一拍,而「看過多少臉」是從「不停衝撞」的「撞」往後數四拍的正拍進來的,也就是這個段落第一小節的第二拍進來。

假設以「\/」作為一拍的正拍及反拍的話,這個連結處大概長得像下面這樣:

|應許的他方 |不 停 衝 |撞     |
|\/\/\/|\/\/\/|\/\/\/|

|  看過多少臉 |龐       |
|\/\/\/\/|\/\/\/\/|

  有點難抓,但如果想唱好歌的話,純粹看KTV字幕上的顏色跑到哪裡是不足的!一定要訓練自己有抓拍子的能力,才能抓到整首歌的律動感。

  而且,要是可以在KTV演唱時,不看螢幕就抓到正確的拍子,很帥吧(笑)


一站又一站的流浪 那旅館和空港
一遍又一遍的採訪 和攻防
一雙又一雙的目光 像監獄和高牆
牆裡的風光是不是 如當初想像?

  回到中低音,這段主要應注意的是音量上的處理。因為下一段幾乎是整首歌最激昂的地方,如果一直保持在很高強度的音色,可能會導致下一段餘力不足,若聲音太過放鬆,可能會難以連結下一段的強閉合。

  所以這段的詮釋,可以以「漸強」的方式處理,一句一句的增強聲帶的閉合程度,不但可以做出鋪陳,也能順利的連結下一段的音色,更可以保留一些體力面對接下來的語句。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可會亮
那成名在望 是否風光 或者是 瘋狂的火光
那又該怎麼樣 「那又能怎麼樣?」

  在詮釋的部分,這段銜接了上一段對現實環境的懷疑與迷惘,利用大量氣息以及扎實的聲帶閉合來做出厚實的吶喊,有點像是籠中野獸的怒吼,帶著絕望,卻又有些不甘。

  在樂團練習中,有個很重要的觀念叫做「對點」。粗略來說,就是會有一些樂器會在同一個拍點上出現,如果有稍微的搶拍或掉拍就會造成整首歌變得不工整,結構不穩定,聽起來就會有點不悅耳。而這裡的前兩句正是非常需要對點的樂句,尤其是「可有光」「可會亮」這兩句,要是掉拍的話可是比走音還要難堪的,所以要非常注意這兩句的律動與拍點。


While we were so young
我夢到當時 我們翻過牆
曼陀羅花 沿途綻放
我們光腳越過人間荒唐
We’re stupid but strong
放學的屋頂 像萬人廣場
從不多想 只是信仰
少年回頭望 笑我「還不快跟上?」

  整體速度放慢,彷彿電影鏡頭中慢動作的耽美回憶,這裡阿信選擇用非常激昂的高音詮釋,但我個人認為在整體樂器減少,節奏變慢的狀況下,以較柔的弱閉合或平衡混聲處理可能會有另一番風味。

  另外,這個「花」是整首歌的最高音(D5),除了聲帶的閉合處理之外,另外也要注意內外口型的擴張,讓口腔與鼻腔空間穩定,也更能發出穩定的聲音。


那路的起點誰能忘 那路的盡頭誰在唱
誰成名在望 誰曾失望 卻更多 的誰在盼望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天將亮
那成名在望 無關真相 如果你 心始終信仰
誰又能怎樣? 誰又能怎樣?
「你就能飛翔」

  終於來到最後一段了,這段的速度突然變成兩倍速的shuffle,大家在演唱時也要注意拍子。在詮釋面上則是偏向輕快,有種「成名在望」的感覺,所以會建議以平衡混聲的閉合處理,在最後兩句「誰又能怎樣」的高音再加強閉合,製造出義無反顧的感覺。

//////////

以上就是〈成名在望〉的歌曲分析,內容所有關於詮釋、聲帶處理的問題都是個人感受,但拍子、律動、樂器編制確實也是每個歌者需要注意的重點。五月天在這方面是非常好的例子,每個團員之間的彼此契合,讓他們能做出完整嵌合的樂句。

想想,若是只有阿信的話是不會有五月天的,其他的團員都是屬於這首歌編製的一部份,那我們在聽歌時,又怎麼能只聽主唱的部分呢?

線上的歌手或許大多沒有自己的樂團,但對於他們的表演來說,樂手老師們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希望大家之後聽歌或去看演唱會時,也不要忘記這些樂手老師們的辛苦付出。

另外,也祝高三生們可以不用考指考XD
聽說這屆的高三已經是2000年生的了,覺得時間好快QQ

好了,大家快去聽歌吧!

(本文由C編撰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