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曲分析系列-7] Re:make

39603152_1603271406450088_8766727450336952320_o
作曲/作詞 ONE OK ROCK

ONE OK ROCK(以下簡稱OOR)所作的Re:make是一首很有趣的歌,大意是在講以一個愉快豁達的心境離開令人討厭的情人,像是摻和著怒氣脫口而出的分手宣言。這首歌跟〈無可救藥愛上你〉一樣,是屬於情緒鋪陳比較弱的歌曲,所以今天就採用比較閒聊的方式來討論這首歌吧!

我一直都很喜歡Taka的聲音,帶著侵略性與力量的音色,在現今放眼望去,全世界有這樣聲音的人也屈指可數。我私底下常常笑稱Taka的聲音是天生神力,父親森進一與母親森昌子都是演歌歌手,擁有的好聲音有一半可說是天生麗質,非常人能及。但不可因為擁有天份便抹滅其努力的痕跡,從早期的〈內秘心書〉到上一張專輯《35xxxv》的〈heartache〉,可以聽出他的發聲技巧有極大的改變,肯定在背後付出不少努力。

Re:make 這首歌屬於OOR中期的歌,此時的Taka已經有更良好的發聲模式,不再像早期用硬幹的方式唱歌,若要以原唱的音質唱上這首歌,會需要一定程度的混聲能力。另外一個比較特別的特色,是日式演唱中常見的哭腔。或許是因為日本演歌的特色所導致,現今的日本音樂流行演唱處處可見哭腔,氾濫但不令人反感,儼然成為日式演唱中標誌性的特色。

以我的觀點來看,會覺得哭腔這個操作除了能讓情緒上的表現張力更強之外,也是對聲帶閉合產生一種「重置」的作用。哭腔是在發聲之前多做一個聲帶閉合的動作,營造出有點像是哽咽的聲音,而這個動作能夠在高音區避免聲帶閉合過大而發不出聲音,所以如果硬幹太久,哭腔可以對聲帶進行重置的動作,讓自己不要整首歌都卡在錯誤的唱法中。

而出身於演歌家庭的Taka,自然非常善於這種唱法,在近期的作品中,他更將此技巧作為聲音連結的一種特色。但要操作的像他這麼順暢,還是要先有一定的基礎,千萬別以為有了哭腔就所向無敵了。而在remake裡Taka幾乎整首歌都用上了哭腔,比較明顯的幾個字如主歌中的「You’re still alive」中「alive」的li、第一個bridge中「ギリギリで Runs out of time」中「time」的ti、副歌第一句「I can’t believe in you」中「believe」的li等,大家可以仔細聽聽看哭腔的特色。

另外,Taka在演唱上有個非常棒的好習慣,就是咬字。仔細看taka不管在MV中或者現場表演中,咬字的口形都非常誇張,除了可以幫助聲音更外放之外,誇張的咬字可以使聽眾不用透過字幕也能知道你在唱什麼。

這個點看似微小,但其實非常的重要。想像一下,平常是聽別人講話理解的速度比較快,還是看文字的理解比較快呢?大多數人應該都會是用聽的比較快,因為我們平時在溝通時就是透過聽覺來接收訊息,所以「讓別人聽懂你在唱什麼」就是「唱歌像講話一樣」的重點之一,是不可小覷的要素。

話說回來,其實還蠻懷念OOR早期的歌了,近期的歌實在不怎麼喜歡,好希望他們能有朝一日再回來做這種類型的曲風啊~

以上就是今天閑聊的內容,下一次應該會先暫停單曲分析,先發歌手評析,不然好久沒發了,轉換一下模式,寫完單曲之後也許會有新單元出現,大家敬請期待吧!

(本篇由C編撰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