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02] 細膩男聲:蘇打綠 青峰

12032042_982529068472153_3475324736364309109_n  聲研院第二篇要進行演唱評析的,是目前正在休團的超人氣樂團蘇打綠主唱-吳青峰,我們將為各位剖析青峰演唱的方式,以及帶大家一同認識他獨具特色的嗓音。

  在小編起初認識蘇打綠時,對於主唱青峰的演唱方式便非常印象深刻,當時的一首小情歌,細膩而溫柔的嗓音可說是一瞬間就擄獲了我的耳朵。但是最讓我震驚的是,我當時聽完了整首歌,從頭至尾都以為主唱是女生,雌雄莫辨的嗓音可說是話題性十足。

  不過聆聽蘇打綠近期的作品,會發現青峰的聲音越來越多了一股陽剛味,至少與早期作品相比,不再會分辨不出到底是男聲還是女聲,演唱的個人風格也越來越強烈。

  有人覺得青峰似乎是越來越油,嗓音逐漸失去了起初的純淨。但我的觀點其實正好相反,我認為近年的青峰才真正的使用了較貼近平常喉嚨狀態的演唱基調。如果想要窺伺青峰的演唱方式,我們可以從他講話的方式做觀察。

・講話方式與唱歌的關係

  在聲樂上面有個說法,在幫人分音部時,並不是看他能唱多高或唱多低,而是看他講話的音質做決定的,當講話的音質中偏亮的頭聲比例越高,相對之下就更為熟悉高音的演唱方式;反之,胸聲比例越高,相對在低音區的處理就會更有磁性。所以說,男中音有可能唱的比男高音還要更高,舉簡單的例子就是屬於男中音的譚詠麟最高音與音質偏男高音的張敬軒就大概是差不多的,但是在高音區的表現上可能就相對沒有這麼豐富。

  這件事情要說明的事情其實很簡單,觀察青峰說話時的本嗓,其實與其他聲音像女生的男歌手不同,雖然聲音細,但其實胸聲的音質很明顯,所以聽他講話時完全不會出現像是唱歌時那樣雌雄莫辨的感覺,而實際觀察音域與聲音連接時也可以發現,青峰換聲區的位置與一般男歌手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而早期在高音區的處理方式也較為單一,從這點可以知道,青峰早期的似女聲嗓音應是刻意改變咽喉狀況所做出來的。

・早期-混聲技巧

  早期的青峰在中高音區的演唱方式,是建立在偏向頭聲的弱混聲演唱,因此裡面偏假音的音質很多,共鳴也比較集中在鼻腔,造就較為似女聲的音色。另外一個重點在於,青峰在演唱時會將喉頭抬高,這樣的動作代表著舌根的抬升,會縮小口腔內的空間,並讓氣息直通鼻腔,進而讓聲音更為尖銳,並排除音質中的胸聲。

  使用這種方式演唱高音的歌手,大多都會有到某個音高以上會聲音變細的特質,如林志炫、林育群,皆是使用建立在頭聲之上的混聲來進行演唱的,只不過他們的混聲質量比起早期的青峰高的許多,讓音質更扎實。

  不過青峰高音較為虛弱的音色也造就了蘇打綠的溫柔形象,也讓他的聲音更能撫慰人心。

・早期-聲音連接與音域

  聲音連結能力佳的歌手,最顯著的特性是你不會很明確地聽得出他的真音極限在哪兒,因為演唱上通常可以在高音區逐漸混入頭聲,讓聲音聽起來好像可以沒有限制的直接變成假音,而青峰的演唱基調雖然偏離正常的口腔狀態,但由於他在中音區也是維持這樣的口腔,因此聲音連結做的也滿順的,如《頻率》一曲中,主歌的音階幾乎都是在換聲區附近跑,青峰很聰明地將那區的音量放小,以讓自己更能夠主導聲帶的運作。

  而在《小情歌》中,我們亦可以看到青峰前期在頭聲的連結上已有優秀的表現,在「唱著我們心頭的白鴿」這一句歌詞,其實在「白」一字的時候就已經完成音區的轉換,並自然的在「鴿」一字唱出聽來自然且輕鬆的頭聲,可看出青峰的聲音連結能力極佳。

  音域上,青峰前期在低音區的相對較為貧弱,這樣的演唱方式較難唱出有磁性且穩定的低音,但這並非是他唱功上的不足,而是在曲風與演唱基調的限制下不得不的選擇。這源自於他在前期演唱中,由於演唱基調過輕,因此若是刻意加入較多的胸腔共鳴,會破壞整個歌曲溫柔的感覺。前期在低音區僅有唱到D3的《窺》一曲,其餘並無特殊表現。

  而高音區上,雖然此時在音色變化上較為限制,不過在音樂節現場版的《頻率》曾在間奏喊出A5高的頭聲,可看出即便未成熟,但青峰在高音處理上的潛力很高。

・中後期-裝飾音使用

  從《無與倫比的美麗》專輯開始,青峰開始大量在歌曲中刻意做出真假音轉換的斷層,如《左邊》、《無與倫比的美麗》、《燕窩》等曲都有非常顯著的這種現象,最為極端的使用出現在《冬 未了》專輯中,主打歌《痛快的哀艷》、《他舉起右手點名》皆大量使用這種具有斷層的真假音轉換,來營造出病態且鬼魅的聲音表情。

  這樣的裝飾音出現象徵著青峰開始會在換聲區使用聲音加壓的方式處理歌曲,進而讓原本順暢的連結透過中音區刻意的用力來打斷,因此可見他在聲帶的控制力上的顯著提升,也象徵著在中低音區的發聲逐漸回歸本嗓。

・後期-聲音連接與音域

  青峰的演唱基調改變主要是從《夏/狂熱》專輯開始的,這張專輯除了充斥著大量鬼魅的裝飾音外,聲線的使用也變得更加直接,甚至開始出現用真音硬幹的演唱方式,比起之前的專輯皆陽剛許多,也讓聽眾看見了不一樣的青峰。而在這張專輯之後,青峰開始平衡陽剛與陰柔的演唱模式,並更加重視歌曲情感上的詮釋。

  把發聲位置逐漸下放後,青峰的聲音變得更加多變且具可塑性,尤其在低音的表現上特為明顯,中後期作品中,《如果凝結就是愛》與《交響夢》兩曲皆出現了扎實的A2,雖然不算很低,但是依然可以算是突破性的表現了。

  此外,在現場演唱翻唱電台司令的《Creep》時,更唱出了C6的頭聲,統計其在音域上有二十六度的音程,超過三個八度的表現,以華語樂壇來說算是很廣的音域了。

  不過在頭聲與較扎實中低音的連結上,青峰相對處理的比較不穩定,原因來自於他較為倚靠鼻腔共鳴的發聲方式,處理換聲區時聲音較為尖銳,讓以往聲線的溫柔感不再那麼強烈,取而代之的是更為迷幻、充滿彈性的聲線。

・後期-氣息控制

  青峰早期的發聲方式主動吐氣的比例較高,亦即是透過咬字器官來去將空氣推出,來讓口腔與肺部出現氣壓差,此時肺部的空氣就會流向口腔,與聲帶發生共振,這樣的吐氣方式由於咬字器官干涉發聲過多,會造成氣息不穩或是演唱聲亮上的不穩定,在《頻率》一曲中特別明顯,很多部分的演唱都會有聲量不穩的情形,《小情歌》、《小宇宙》等曲也有這種現象。而早期的演唱聲帶閉合程度又非常低,所以耗氣量極大,讓他的換氣聲變的很大。

  這些現象一樣是在中期開始顯著改善,青峰在演唱的聲量漸趨穩定,也讓自己演唱的聲帶閉合加大,這個動作有點類似憋氣,在腹部主動給氣時,這個動作會讓聲音更扎實,也會讓空氣的使用更為效率。

  在唱長句子時,特別可以展現控制給氣的能力,如現場演唱《你被寫在我的歌裡》,這首歌原本是合唱曲,句子與句子間的間隔極短,但依然可以游刃有餘的完成演唱,可見其在氣息處理上的能力早已無法跟過去相提並論,非常穩定且高端。

・情感處理與詮釋上的成熟

  近年的蘇打綠,在歌曲上面有了越來越多種不同風格與主題的嘗試,而身為主唱的青峰,總能把這些歌曲都優秀的消化,並用他充滿個人特色的方式去詮釋。

  這其實象徵著歌手的成熟,有些實力派歌手很容易滿足於單一音色,進而讓詮釋歌曲的選擇受限,但其實歌曲不過就是種表達情緒的表演藝術,在合理音域內盡情表達你從歌曲中感受到的情感,又怎會受限於人的音色呢?音色柔弱的人依然可以憤怒,音色陽剛的人依舊有其溫柔,只有不夠專業的歌手才會被自己的音色給限制住。

  音色溫柔的青峰,無論是在《狂熱》中大聲唱出對社會的控訴,或是《他舉起右手點名》那樣喪心病狂的憤慨,《未了》中鬼魅的咽音,他都做出了漂亮的詮釋。不為自己的特長或成就感到驕傲而停止進步,正是青峰身為一位歌手最好的態度。

(本篇評析由L撰寫,C校稿)

《[歌手評析002] 細膩男聲:蘇打綠 青峰》有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