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03 ] 催淚歌王:楊宗緯

  講到詮釋一首歌,我想大家心中都會有一個最佳人選,而我們今天從眾多詮釋派歌手中,選出與蕭敬騰、林宥嘉等王牌歌手在第一季《超級星光大道》節目上一同驚豔四座的歌手——楊宗緯。

  楊宗緯從早期開始就以擅長唱苦情歌而知名,濃濃的哭腔加上他那獨一無二的嗓音,讓他在超級星光大道中獲得青睞。因為透過模仿開始唱歌,他在起初總被評審說有太多王傑的影子,但在他的努力之下,他終於唱出屬於楊宗緯的特色。

・成長過程

  要講楊宗緯的唱歌歷程,我們必須要從2007年的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這個節目開始講起。剛開始的他唱法較為生澀,喉頭緊縮且不說,每一首歌不論曲風都有大量的哭腔。但拜他他天生麗質的音色所賜,他雖然偶爾險些被淘汰,但始終都能獲得評審的青睞,繼續比賽。

  只有音色是不夠的,楊宗緯也十分努力的向老師請教唱歌的方法,從他唱的第二首〈我們小時候〉到後來他演唱〈雨天〉時,相隔不到半年的時間,他的聲音的高音共鳴越發明顯,氣音以及大小聲的控制也越來越精準,但可惜哭腔始終沒有真正拿掉,還是無法完美詮釋節奏較快或情緒較正向的歌曲。後來出了第一張專輯後,他旋即遇到合約問題,比起當時也正在迅速發展的蕭敬騰與林宥嘉,他便因此而又少了三年大量露面的機會,從此便在台灣市場一蹶不振,只留下一首洋蔥大量傳唱。

  但這並不是楊宗緯的歌手終點,反而是另一個開始。2010年給李宗盛製作新專輯《原色》專輯之後,可以從當中的歌曲發現他的哭腔幾乎消失了。他在訪談時曾提及,因為李宗盛對於他唱腔的要求非常嚴格,他在唱法上被迫找出了一個新的出口,突破這個瓶頸之後,他的詮釋功力便更上一層樓。但這張專輯有時被人詬病他的唱法太像李宗盛,我想他自己也確實感受這點,所以在下一張專輯《初愛》之中,他雖然仍保有一點李宗盛的口氣,但他拿了更多過去「舊楊宗緯」的特色與唱功融入其中,唱功猛然暴增,在詮釋上也不如以往單一,更加豐富。

  自此,他找到了歌唱的新出路,也在中國找到了更好的發展,後期許多單曲都可以游刃有餘的做聲音上的處理,破繭而出,再次站在了歌手浪潮之端。

・聲帶控制力

  楊宗緯的聲帶控制力因為他土法煉鋼的真聲練法,再加上他長期運動訓練的肺活量,為他打下很好的聲音基礎,經過星光大道和李宗盛的培育之後,他就慢慢在中高音域擁有了非常漂亮的真頭聲。他並不以高音為主打,所以這樣的聲音使用對他來說綽綽有餘,他也就自始到尾都沒有變過,使用大量的真音詮釋大部分歌曲。

  楊宗緯使用真假音轉換的歌曲,如〈洋蔥〉,可以明顯地聽出他並不擅長聲區轉換,連結斷層跟音色差異都非常明顯。但隨著十年過去,他使用強度極弱的中高真音的能力越來越強,幾乎可以取代假音的需求,但他偶爾還是會使用假音,音色差異也沒有以前那樣明顯,不但證明了他唱功的進步,也增加了自己在詮釋歌曲上的豐富程度。

・氣息控制力

  某種程度上,楊宗緯其實算是非常炫技的詮釋派歌手。他總是能非常自然卻又控制得相當精準的氣息,恰到好處的詮釋一首歌。這個特色在超級星光大道上就能夠看見一些蛛絲馬跡,在他演唱〈可惜不是你〉時,就可以發現他強弱對比發揮的極有水準,只是當時尚未成熟。

  到了現在,我認為在氣息控制做出細節的歌曲,莫過於他在《中國音超》上演唱的〈十二樓〉這首歌,收放自如,從「一碗冷湯」的寂寞感到「十八台熱情奔放」的大聲喧嘩,都精彩且精準的呈現,讓人覺得這首歌他表現得遊刃有餘,清楚地把歌詞裡的情境攤開在我們面前。

・詮釋能力

  李宗盛曾經表示他欣賞的歌手有三位:張學友、陳奕迅,還有楊宗緯。因為輩份排名第三,他便被當時的環球唱片公司稱為「環球三哥」。他之所以能在李宗盛心中躋身張學友這「歌神等級」之列,我想正是因為他那直貫人心的詮釋功力。

  一開始,他只能演繹比較悲情的歌,唱較為正面的歌時總是因為哭腔的唱法而稍嫌沈重。但經過訓練,原本只有哭腔的楊宗緯,在近期的許多歌都用了似哭非哭的聲音取代一些重音,不但多了音色可以使用,也讓人遊走在情緒的邊緣,引人入勝。

  另外,現在的他不但能夠更完美的呈現悲歌,在《我是歌手》中更表演了兩首令所有人大感訝異的歌:〈我要我們在一起〉和〈饞〉。〈我要我們在一起〉是一首輕柔的情歌,如同在夜裡想著遙遠的戀人,心中有一些甜,亦有些揪心。經過時間改造的楊宗緯不但完美的詮釋,在裡面的眾多「哎呦」之間,也造就了極細膩的細節,完全將那樣有酸甜參雜的思念表現出來。而〈饞〉一曲更是他個人的重大突破,不但用念唱式的唱法,惡趣味似的說出夜店裡有趣的生態,更在台上跳起舞來,一掃他先前只能唱慢情歌的限制。

  不過想想,他的詮釋能力如此非凡,也是因為他是個對情緒十分敏感的人,讓他對於旋律、歌詞與情緒之間的關係,能夠掌握的恰到好處。近期他也有一些用技巧帶領情緒的狀況出現,有時會讓人感覺有些油,卻仍讓人驚艷。

  另外,他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就是他的表情總是跟著他的情緒表現出來。苦情歌地主歌有時有些平淡,他總是用非常輕,帶著一點vocal fry的嗓音,加上一貫望著遠方的經典表情,給人一種迷茫無助之感,帶領觀眾進入他想要的情緒之中;而在高音他也毫不避諱的讓整張臉誇張地擰在一起,彷彿從臉上就能看出他內心的痛苦,倒也成為他的特色之一。

・結語

  楊宗緯之所以能在詮釋系歌手中佔有一席之地,我猜想是因為他對於人生的體驗,這近十年的高低起落,想來都帶給楊宗緯許多感觸。他在我是歌手的節目上曾說到,他認為全心投入唱歌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因為必須要掏空自己的情緒,呈現給觀眾;但他每一次都這麼做。他希望他能夠感動所有聽見他唱歌的人,讓他們的情緒能隨之翻騰,然後也能成為每個歌迷心中的支柱。

  近期自他參加完中國好聲音後,便在中國得到很大的推崇,也大量的在《中國音超》、《蒙面歌王》、《天籟之戰》等歌唱節目現身。當初那個只能雙手握麥克風,以克制緊張感的楊宗緯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台風穩健,唱功細膩動人的男孩,用最純真的感情,繼續感動更多人。

(由C撰寫,C校稿。)

若有任何問題或想幫忙補充,皆可在下方留言提出。
謝謝大家的支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