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04] 沈睡野獸 :楊培安

本月主打第一篇要介紹的,是華語論壇當今高音最具指標性的歌手——楊培安。
在2006年5月以35歲的「高齡」出道,主打歌「我相信」以鏗鏘有力的高亢嗓音在歌壇打響名號,從此楊培安可說是一直都是繼張雨生之後華語論壇高音歌手的指標。

楊培安的歌唱生涯有一大段都在炫技中度過,為此他也曾在許多節目上表示並非本人所願意,而是公司要求。後期的楊培安從〈沈睡的野獸〉這張專輯開始表現出他並非只有高音可以穿透人心,中低音也可以繞樑三日。

・成長過程

楊培安在五專時期便擁有非常棒的嗓音,在1989年他參加台灣第六屆大學城大專創作歌謠比賽,演唱〈就是我〉一曲(註1)時便可見一斑。擁有一副美聲天籟,用全頭聲真音把這首不簡單的自創曲唱完,以這樣的聲音唱歌需要非常強的聲帶控制力,但他當時才18歲左右,所以可以聽出他有一些地方唱的吃力不穩,但對於一個未滿20歲的人來說這已經是極為難得的天賦。

接下來的數年,楊培安在接觸西洋搖滾樂後便深深愛上,但要把自己從極度放鬆的美聲唱法變成需要大力道的搖滾唱腔,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就像是原本只能舉起10公斤重物的手臂,要舉起50公斤的重物,想來一定要經過大量的訓練才能達成。

在1991年參加YAMAHA熱門流行音樂大賽時,楊培安以Dirty Finger主唱的身份表演Rising Force(註2),短短兩年的時間,雖然尚未成熟,但他的嗓音帶著顆粒,比起演唱〈就是我〉時更有力度,從此便走上了搖滾的道路。由此可知,雖然楊培安擁有驚人的天賦,但他依然有經過長期的練習,也正是這樣的努力,他現下對於聲帶的控制可說是精準無比,需要什麼樣的嗓音,全都如反手折枝一般。

・聲帶控制力

楊培安的聲音控制力在出道時就已經近乎完美,因為楊培安的高真聲控制力真的太好了。許多早期的歌如〈我相信〉或者〈痛也說不出口的我〉可說是幾乎全真音演繹,使用混假聲的音質非常少;最知名用真音演繹的歌曲,就是改版〈大海〉(註3)裡面那段拉長音的部分。

為了要拉長音,氣息和聲帶力道都需要精準的瞬間到位,而楊培安不但完美的控制精準的氣息維持聲音的亮度,也展現巧妙的讓聲帶以最省力的方式閉合,稱其為當今華語歌壇高音唱功最強的歌手絕對當之無愧。

楊培安在早期現場唱歌以強悍高音結束時,總會有一個類似「呃」的聲音(註4),那是聲門完整閉合後突然放鬆的聲音,越到後期這樣的聲音越來越難聽見,便是歸功於他神乎其技的聲帶控制力。

後期的楊培安不再受限於高音,而轉戰中音域及中高音域,更展現出他對真音的控制能力。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不屬於我的世界》這張專輯裡的〈了斷〉一曲。〈了斷〉使用了大量的輕柔真音,在一般換聲區以上的中高音域唱出較為收斂的聲音,再加上嘶啞聲的點綴,簡直是歌唱界的降龍十八掌;再加上配樂簡單,只要有小小的失控也能清楚聽見,更讓這首歌的演繹難度增加許多。

・氣息控制力

剛剛上面有提到〈大海〉裡改編的拉長音,正是楊培安氣息控制的完美展現。我認為要看楊培安的氣息控制力,在後期的《沈睡的野獸》這張專輯之後更能一窺其妙。因為不再需要散發正面能量,楊培安不再需要大量使用磅礡的高音,在〈戀人無雙〉以及〈說好各走五十步〉這兩首主打歌中,都大量的使用了輕柔的高音。沒錯,高音不是重點,重點是要用適量且穩定的氣息使得高音不至於尖銳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此時楊培安的真聲臻至化境,不但輕柔的高音易如反掌,更在〈戀人無雙〉一曲中最後一段副歌前,用他著名的高亢嗓音喊出撕心裂肺的吶喊(註5),其反差之大,全都是因為氣息控制與聲門閉合控制得相當精準。

・咬字

楊培安的咬字非常清楚,這是難得一見的唱功表現。當我們在說話咬字時,難免都會動到軟齶、舌根等會影響口腔空間的部位,而這會影響到發聲音色以及共鳴位置;但如果特別在唱高音時控制舌頭軟齶去擴大口腔空間的話,就會造成咬字上的困難,所以在發高音時能清楚咬字是很難的事情。但楊培安在許多歌曲裡都在極高音裡做到清楚咬字,例如〈我相信〉裡的相信的「信」、青春的「青」,或者〈最短的愛情〉裡愛情的「情」、時光的「光」等,都屬於非常困難的咬字,但他的咬字全都十分清楚,讓我們見識到所謂「鐵肺王子」唱功上的造詣。

・詮釋

早期的楊培安在詮釋面上就已經下了許多功夫,我猜想這可以歸功於他待在PUB當駐唱的日子,所以當她出道時,我們已經看到相當完整的楊培安。但可惜他到最近幾年才有機會大展身手,做他想做的音樂,唱他想唱的歌。不過也因為如此,我們可以清楚看見他後期的驚人展現,這是日積月累的經驗與細節的雕琢所打造出來的。

他最近期的專輯《不屬於我的世界》裡的兩首歌〈我就是傻〉與〈愛入膏肓〉兩曲,正是他詮釋面大大進步最好的例子。〈我就是傻〉一曲中,主歌用有點念唱式的唱法描述人生的狀態,不但顯得真實,他清亮的嗓音配上小調的旋律,竟搭出一種自信的傲氣與嘲諷。中間的Bridge不但磅礡有力,更凸顯他不願被束縛的心念,搭以最後的「我就是傻,你想怎樣」的嘶吼,更讓人驚艷。

擁有搖滾嗓的他唱搖滾歌一點都不稀奇,但〈愛入膏肓〉一曲曲風輕柔明亮,以楊培安的輕柔高音詮釋,也給了這首歌一種淡淡的溫暖,彷彿陽光灑落身上,由此更可以得知楊培安詮釋多樣性歌曲的能力不同凡響。

另外,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發現,楊培安有一些樂句收尾會使用點頭做出短抖音的效果(註6),這也是他獨到的詮釋方式,讓他的每一首歌都更有自己的詮釋特色。

・結語

楊培安在台灣雖然有〈我相信〉、〈感恩的心〉等知名度極高的歌曲,但似乎也稱不上是一個非常紅的歌手,這實在是令人可惜。在歌壇上,少見有人能在唱功幾乎峰頂的狀況下,將一首歌詮釋得非常好,我認爲這跟輕鬆的程度有關。但楊培安顯然是一個反例,他不但成功從較為輕鬆的美聲唱法轉為流行搖滾嗓,更在唱功與詮釋之間取得很好的平衡,讓大家能聽見他了得的唱功,也能聽見他所流露出的情感。

楊培安是我少數從來沒看過任何一場LIVE有失誤的歌手,他也曾在節目上表示,他就算身體不好,也不想被別人看出來,如此敬業的態度值得所有人學習(註7)。

楊培安除了實力堅強以外,他為人也十分謙虛,在早期的許多節目上都可以看見他對於前輩們的謙恭態度,在兩次參加藝能歌喉戰的表現,就可以發現他非常的認真看待評審的評語,也不斷的自我要求,以達到更高的境界。另外,他總為了傳承張雨生的而努力著,要不是他,張雨生有許多遺作可能就此消失,如此不遺餘力地為了華人的音樂承先啟後,也是楊培安令人動容的作為。

(由C撰寫,C、L校稿)

註1:楊培安演唱〈就是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1N4qoKdkJ0
註2:楊培安演唱〈Rising For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ElqNQFYDSA
註3:楊培安演唱〈大海〉,長音部分從1:25左右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v9yU30_paE
註4:楊培安演唱〈我相信〉,可在樂句結尾處聽見聲帶閉合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l7enIAM4Go
註5:楊培安〈戀人無雙〉,3:03處的撕裂高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w9uBKVMQ9g
註6:楊培安演唱〈痛也說不出口的我〉,可見點頭式短抖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3GHPH2E0mg
註7:連結同註3,2:27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