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11] 台灣天團:五月天 阿信

1439179279fUI_1  台灣天團五月天可說影響了整個時代的年輕人,九張專輯創造了數不清的經典名曲,主唱阿信獨特的聲線也陪伴了許多學生的成長,從《擁抱》到《頑固》,從《志明與春嬌》到《如煙》,這五個大男孩用最容易入耳的簡單旋律,譜出了無數的青春與成長故事,也讓樂迷們心中充滿無限的共鳴。

  聲研院今天就要帶大家重新認識這個讓人熟悉的聲音,並且就各個層面來分析阿信的演唱方式,盡量客觀的去帶大家認識五月天阿信的過人之處與特殊演唱習慣,讓各位可以更進一步地去認識五月天的音樂世界。

・發聲方式

  阿信的發聲方式其實在各個音區還頗為統一,從低音區到高音區都可以聽到憋氣感。整個發聲系統以鼻腔共鳴為主,加上極大的聲帶閉合,因此能唱出極度扎實的真聲,從低音區到高音區都有這樣的發聲動作。

  事實上,這種發聲基調通常是在演唱高音區的時候使用,由於阻擋鼻腔,因此共鳴腔室較小,加上聲帶的大閉合製造較大的聲門下壓力,就能營造出充滿爆發力的聲音。但是在低音區時,這樣的發聲方式其實是較為偏離一般的講話方式的,所以會有些略顯不自然(註一),會感覺聲音被壓扁。此外,也因為用了高音的演唱基調去唱低音,所以從低音區開始就可以聽到比較明顯的鼻音,以《洋蔥》與《倉頡》二曲最為明顯。

  這樣的演唱方式會發生兩個現象,一是由於喉嚨一直處在高壓狀態,因此就容易讓聲帶陷入疲態,進而逐漸失去聲區連結,另一點是在長期的演唱過後,聲帶容易出現紅腫的現象,進而較容易發生失聲、沙啞等現象,若以科學的角度分析,這是一種為了營造演唱特色而犧牲發聲效率的演唱方式。

・音域

  阿信的音質屬於男中音,但是在高音區有頗為強大的表現,真聲音高到C5的歌曲非常多,而且幾乎都是以極高比例的胸聲音質唱上去的,如早期的《盛夏光年》一曲,以極度扎實的方式喊出了C5,而《一千個世紀》在高音的表現更為成熟,尾段以非常扎實在有咬字的狀況下唱到了High C,在胸聲區的可使用範圍很廣,歌曲也大多都落在高音域,屬於土法煉鋼型的高音唱法,是透過不斷苦練來提高自己音域的歌手。

  此外,阿信在某些歌曲中曾使用過混聲進行演繹,如《抓狂》一曲就在專輯版中以混聲唱出了D5,有時也會在現場時將假音喊的比較用力時出現混聲。以現場演出《抓狂》一曲的影片來觀察,阿信應該並未非常熟稔混聲的技巧,僅是在極高音處理時會不自覺的使用到。

  對混聲使用的不熟悉,對於時常需要演唱高音的歌手來說其實是硬傷,在演唱歌曲時的高音處理方式較少,加上阿信有慣性的喉嚨用力以及喉頭上升的狀況,許多能使用混聲輕鬆處理的音高也常常得用硬喊來處理,這些動作都會大大的降低喉嚨的續航力,讓喉嚨快速的進入無法聲區連結的狀況。而失去了聲區連結,會讓聲帶無法做出較弱的真音,進而造成詮釋越來越受限,這個部分可以從阿信演唱高音時聲音會變大這點發現到,他應該較不擅長演唱輕柔的高音。

  而在低音區的表現,阿信的低音並不算特別低,音色也較扁,以《乾杯》為例,為了維持長句子低音的穩定度,聲音被壓得有些緊繃,在中低音處理較不自然,這種演唱方式雖然能夠營造演唱特色,但就會讓聽眾的接受度變得較為兩極,以及讓原本在高音區就極大的聲音負擔在低音區繼續對聲帶造成影響,對聲帶造成更進一步的磨損。

  因此,如果能夠更加熟悉混聲與頭聲的使用,以及讓演唱的整體音量下降,雖然可能會降低歌曲高音區的厚度,但是對於阿信的歌手生涯來說會是更好的選擇,除了讓歌曲有更多詮釋上的選擇外,也可以大大降低現場演唱時出現破音或沙啞等狀況。

・假音與頭聲使用

  阿信在假音與頭聲的使用上較為不足,主要歌曲都還是以高真音去演唱,因此在情歌演繹上,大多都是演繹較為正向的曲目,音色較難做出柔軟的感覺,因此也比較少唱苦情歌,但這也剛好契合五月天正向的音樂風格,只不過在少數有使用到假音的歌曲中可以發現幾點。

  第一點是聲音連結上的缺乏,由於聲帶大多處在極大程度的加壓狀態,因此與需要較放鬆聲帶的頭聲與假音演唱,大多都會出現嘶啞聲與連結不順的現象,因此有時現場甚至會用真音去硬幹原先是假音的音高(註二),如犀利趴演唱會時的《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一曲,就用胸聲去硬唱了原先是假音的高音。

  第二點是在詮釋上面較難做出層次,由於演唱方式大多都是硬衝,往往會讓第一次進副歌時就已經處理得很重,造成演唱上的詮釋有較大的侷限,較難做出層次感。不過這點五月天的解決方案便是直接在曲子旋律的設計上就做足了層次感,讓演唱基調即便不出現明顯變化,還是有讓情緒越堆越高的感覺。

・音準與氣息控制

  音準的建立有兩個前提,一是極好的音感,二是對於喉嚨的控制力,阿信的音感基本上沒有什麼大問題,但現場的音準有時卻會飄,其實就是起因於對於喉嚨控制力的逐步下降。由於演唱基調十分的扎實,因此對於聲帶的造成的負擔便也較大,進而讓聲音越來越不受控制。

  人的聲帶是由肌肉構成的,所以如果一直去使用,就會讓肌肉的支撐力越來越低,音準涉及到精準的肌肉控制,以及氣息的掌握,以阿信的演唱基調來說,在演唱長期的高音後,聲帶肌肉會處在一個不斷被拉伸的狀態,加上大量的氣流碰撞,由於聲帶受到的氣壓極大,也就必須花費更多力氣去支撐住,就讓喉部肌肉像是舉了一個小時的啞鈴一樣疲勞,理所當然就越來越失去了控制力,進而使音準開始偏移。

  而氣息的使用上,雖說近年在高音演唱上的氣息使用有進步,但咬字器官的介入依然存在,憋氣感較高的演唱方式一方面也會影響到聲帶的控制力。演唱會的聲音使用其實是需要進行安排的,以阿信的演唱基調來說,聲音非常容易出現疲態,但又時常為了台下樂迷而不斷扯著嗓子唱著安可曲,這些行為其實都有可能造成聲帶的長期傷害,或是音色漸趨沙啞。

・咬字

  咬字器官若是介入了發聲,一方面是會讓氣息使用受到多餘的阻礙而顯得不效率,另一方面則是咬字也會給人較為扁的感覺,不過許多歌手也是以咬字器官介入發聲來營造其演唱特色,如周杰倫就是一個例子,阿信也是。

  阿信的演唱上,由於聲門加壓時無法與其他器官完全分割,因此下顎的肌肉較為緊繃,這也讓他唱中低音時會有一種”把字含在嘴裡”的感覺,不過有趣的是這個現象到高音區就較為減緩,原因是因為厚實的高音大多都涉及到咬字器官的部分介入,再加上高音本身就不是一般講話或言談會使用到的音,因此聽起來就不會有不自然或是較為奇怪的感覺。

  從《知足》一曲的前段主歌便可以發現這樣的咬字現象,會有一種好像把字吞著,並且帶有一點童稚感的談吐,是阿信在中低音演唱時最為標誌性的特色。

・穩定度與現場演唱

  綜合以上幾點可以發現,阿信演唱演唱上常常出現的瑕疵,大多都是建立在其演唱基調之上的,雖然演唱基調的選擇本身就是一種藝術,也涉及到每個人的主觀判斷,不過若是其選擇的演唱基調已經會影響到其現場演唱品質,甚至影響到歌手生涯時,也許需要進行進一步的權衡。

  唱歌好聽與否每個聽眾都會有自己的想法,不過就我們的觀點來說,阿信的唱法並不建議大家刻意模仿,特殊的唱法在不同的音色之下,有時可能只會變得彆扭,而演唱方式也不是每個人的喉嚨都能支撐得起,他能夠唱完整整一場演唱會,但對於一般未經訓練的人可能光用他的方式唱完一首聲音就沙啞了。

  阿信的演唱方式其實從早期到現在,在穩定度與詮釋上也是有不少的進步,就阿信自己的說法,他小時候並不擅長唱歌,而是當上主唱之後才一直硬練苦練出來的,也許這樣質樸面對音樂的態度,以及單刀直入又不顧一切的賣力演唱,正是大家可以從五月天中看到自己青春夢想的原因吧。

(本篇由L編撰寫)

#五月天
#阿信

註一:於公視節目《我們的音樂故事》演唱《倉頡》一曲,可觀察到主歌低音音色較為緊憋

註二:於犀利趴演唱《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一曲,3:40秒以真聲處理原先是假音的高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