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12] 火星男孩:華晨宇

華晨宇

  若提到近年中國的新生代歌手,絕對沒有人會略過華晨宇的名字。華晨宇從《快樂男聲》出頭,從第一首火星文自創曲到最後一首《忘憂草》讓人看見他唱歌的進步幅度之大,再加上後期他在《天籟之戰》上演唱了陳粒《易燃易爆炸》與《我的滑板鞋》二曲,驚豔四座,讓他獲得了聽眾的青睞。當然,華晨宇並非空有演唱功力,更有異於常人的作曲天賦,在他出的三張專輯《卡西莫多的禮物》、《異類》以及近期剛推出的《H》中,皆有大量由他作曲的作品,在自作自唱的狀態下更多面向的展現了他的詮釋功力及音樂天賦。

  雖然華晨宇出身於武漢音樂學院,更主修通俗演唱,但華晨宇的演唱方式也在比賽期間有了許多進步,在此聲研院就要帶大家重回快樂男聲的長沙十強賽,重頭開始認識華晨宇的演唱方式。

・快樂男聲時期

  華晨宇在《快樂男聲》的長沙十強戰中,用一首極為獨特的火星文自創曲(註一),雖然中途遭評審按鈴中斷,但因為他的詮釋方式與一般流行樂實在大相逕庭,於是獲得了繼續唱下去的機會。在這首歌中可以明顯發現,就是他在演唱時用了大量的哭腔,重心不放在處理換聲區,而放在詮釋歌曲上。這其實是很多英式搖滾歌曲的演唱基調,會帶給他人強大的躁動感;也是這點吸引到評審尚雯婕的耳朵,而第二首《The Kill》(註二)也用了類似的手法詮釋。

  除了聽覺上可以發現這些元素之外,也可以從看到當他在演唱高音時,他的舌頭中間會向下形成一條溝,這是非常經典的咽腔演唱所表現出來的特徵,在往後的所有表演中也都可以看到這個明顯的特徵。

  第三首《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註三)一曲中,因為改為站立式的演唱,華晨宇與眾不同的台風立即展露無遺,彷彿完全沈浸在音樂之中,手舞足蹈的任心扭動。不過稍嫌可惜的是,華晨宇在詮釋這首歌時,或許是太過走心了,就像評審謝霆鋒所說,有許多音都因為喉嚨過度用力造成的喉頭抬升而走音,但整體來說確實是一場十分吸引目光的演出。

  第四首是華晨宇唱的第一首中文歌,《我》(註四)。這首歌是張國榮的歌,原先的鋪陳並不相同,為了變成比賽歌曲,華晨宇特別用了與以往相比都更重的哭腔,從第二段開始便用了比較接近聲樂的唱法,將喉頭微微下降做出較厚的聲音;而後面的「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一句,華晨宇喉頭下降又將聲帶加壓,更把一般會以「啊」的母音收尾的長音「開」改以「一」收尾,讓這個長音在處理上變得非常的困難。大家可以從自身哽咽發不出聲音的經驗推想,做出那樣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情緒崩潰,事實上是非常困難的聲音控制才能做到的狀態。

  在這首歌中也可以較明顯地發現,華晨宇的內口型在唱歌時維持得非常漂亮。因為較大的內口型會比較容易共鳴,也可以放鬆舌根與喉頭,是演唱中非常重要的要點,楊培安便是內口型使用上的佼佼者(詳見楊培安文章)。

  第五首《We are Young》(註五),可以發現華晨宇清亮的咽音特別適合詮釋這類節奏輕快的歌曲。這首歌的原作FUN.樂團的主唱聲音也非常清亮,所以華晨宇這次是選擇與原作貼近的方式演唱。而最後面的長音,華晨宇的做法是用他一貫熟悉的咽音,再加上些微的喉頭抬升增加閉合。而因為喉頭抬升必定會造成舌根抬升,進而造成內口型被壓縮,所以聲音為略嫌稍扁,不過在詮釋上以此方法增加情緒是非常可學習的方式。

  另外,從一些節奏較快的語句發現華晨宇在英文咬字上似乎有一點困難,不過本來非母語學習者對於異國語言的咬字本來就不可能完全熟習,所以華晨宇雖然在往後的英文歌曲中都有這樣的問題,仍然次次晉級。

  基本上這五首中所使用的技巧:哭腔、咽音、喉頭上下的控制等,再加上第六首《親愛的小孩》中使用的嘶吼音,就是華晨宇在快樂男聲中能掌握的演唱技巧了。華晨宇非常善於使用哭腔以及各種嗓音變化,可以歸功於他在音樂學院所打下的堅實聲樂基礎。但就像卓義峰、信等高音歌手剛出道時一樣,雖然擁有卓越的厚實高音,但華晨宇此時在詮釋中低音域的部分與詮釋高音相比,明顯拙劣許多,而演唱整體的穩定度也稍嫌不足,但此時的他整體而言就是一塊璞玉,只要等待時間雕琢,便能散發光芒。

・天籟之戰

  華晨宇分別在2013年發行《卡西莫多的禮物》、2015年發行《異類》兩張專輯之後,在2016年再度參加了比賽性質的節目:《天籟之戰》。這次在舞台上,他以導師的身份上台,自然比起三年前初試啼聲時有大幅的進步。

  初前兩首《故鄉的雲》與《流浪記》(註六),馬上就可以發現華晨宇變的更加強悍了,不僅中低音控制力大大的增強,更自在地掌握原本就極具天份的高音。他的演唱基調變得相對固定,詮釋穩重且帶點華麗感。這兩首歌中每一個音彷彿都是他已經預定好要怎麼唱一般精準,相對於初出茅廬時常被情緒拉著走的他,聲音控制有了明顯的進步,也在演唱中加入的更多的理性因子。

  在此節目中演唱的第三首歌曲,便是被網友瘋狂轉貼的改編升級版《我的滑板鞋2016》(註七),這首歌的演唱操作中,可以發現比起《快樂男聲》時期的他更知道該如何去將聲帶加壓,甚至做出些微的撕裂聲等技巧了。而最後面的「一步兩步 摩擦」則是他早期便會使用的加壓咽音,但此時他的加壓咽音音色更硬更有穿透力,為這首原先聽來拙劣的饒舌歌曲增添了大量的色彩,演唱難度也變得極高。

  而他在使用一般咽音和加壓咽音的音色差別,最明顯的就是《易燃易爆炸》(註八)一曲。小編私以為這是他在《天籟之戰》中唱的最好的一首歌。第一段慢速部分的高音正是用他的一般咽音詮釋,第二段加速的部分則是用喉頭上升的方式作出聲帶加壓,做出充滿爆炸力的音色。從影片中可以看見他的舌根及喉頭有明顯的上抬,但舌頭卻依然保持溝狀維持咽音,不論你是否喜愛他的詮釋,都不得不為他極為扎實的基本功甘拜下風。

  在這邊要補充一下,一般人若是模仿華的演唱方式時,可能會直接以喉頭抬升的方式演唱,但這樣的方式不但費力無效率,還有可能因為過度用力而磨損聲帶,唱完半首就無法繼續。那為什麼華晨宇喉頭上升許多還能這樣輕鬆唱呢?這就要說明一下咽音的概念。

  咽音的原理是捲縮喉管讓喉管變細,使其更容易跟高音共鳴,這是許多聲樂家都會使用的唱法,不但可以節省聲帶的使用,更可以放大音量。建立在這樣的狀態上,即使喉頭上升,跟一般狀況下的純粹喉頭上升比起來依然省力許多,聲音也聽起來較不吃力。另外,聆聽華晨宇的音色與講話時的聲線,可發現他天生的音質就屬於頭聲比例較多,再加上比賽時不需要連續演唱多首歌曲,因此他當然可以耗盡全力拼上高音,盡情做出加壓或撕裂音等對於聲帶負荷較大的操作。

  在天籟之戰節目中,華晨宇完全展現了他身為歌手的實力,不僅詮釋方式更加多變,氣息控制與聲帶控制等技術能力都大大的增加,今非昔比,已經蛻變成非常成熟的實力派唱將。

・自作自唱展盡才華

  從《卡西莫多的禮物》到今年推出的《H》,華晨宇在專輯中的創作總是反映出他的個性。例如同名歌曲《卡西莫多的禮物》便是一首非常迷幻的歌曲,他用了許多大小聲地變換以及滑音詮釋,讓這首歌變得更加的躁鬱迷幻。但這張專輯終究是第一張作品,我想在聲音表現上,《異類》更能夠完全展現他的聲音特質。從《憂傷的巨人》這樣俏皮帶點憂傷的作品,到《異類》這樣的反骨作品,完全展現他的聲音力度變化的幅度之大。

  華晨宇自發行第一張專輯以來獲得無數獎座,從最佳男歌手到最佳專輯,再再肯定他在唱功上與創作上的實力。但華晨宇曾在訪談中表示,雖然他作為一個流行歌手,但他其實一直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想做的音樂,並沒有刻意的去迎合觀眾的口味。我想這樣的華晨宇肯定能在為華人流行音樂圈中注入更多活血,也期待未來看見他更好的表現。

(本篇由C編撰寫,L編校稿)

#火星男孩華晨宇
#天籟之戰
#快樂男聲

註一:於《快樂男聲》演唱火星文自創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b6y6WS3o_c

註二:於《快樂男聲》演唱《The ki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2Fnn9wy8k

註三:於《快樂男聲》演唱《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6EUTSVEyqw

註四:於《快樂男聲》演唱《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qyJG0pSir0

註五:於《快樂男聲》演唱《We are You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QdQHjelTDs

註六:於《天籟之戰》演唱《流浪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FNJavVhZNo

註七:於《天籟之戰》演唱改編版《我的滑板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KuwVAq8-lY

註八:於《天籟之戰》演唱《易燃易爆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MuoxRQw-ZM

《[歌手評析012] 火星男孩:華晨宇》有 2 則留言

  1. 評論很棒,謝謝你們讓我了解他的唱法,請問有機會能點評華晨宇在歌手中的表現嗎?

發佈回覆給「陳虹妤」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