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18]躁鬱的先知:先知瑪莉 Mary See the Future

11041938_10152838676163160_1106404046953432790_o(1)-01

  若說到台灣知名獨立樂團,先知瑪莉在主流音樂以外的圈子可是擁有許多忠實鐵粉的大團。迷幻的風格,加上主唱Josh巴思亮獨一無二的嗓音,讓人總覺得聽他們的快歌有種瀕臨崩潰的躁動感,慢歌則像是處在世界上最孤獨的角落一般憂鬱。雖然他們的大多是描寫感情,但也因此更能與大部分的人產生共鳴,把人引進它們的躁鬱烏雲中。

  先知瑪莉在2007年發行第一張單曲〈What Should I Goes to Be〉,後來在2010推出的〈Cheer〉廣為人知。比起〈What Should I Goes to Be〉,〈Cheer〉更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後來出的兩張專輯《Yes, I Am》與《My Fake True Love》兩張專輯中,有許多歌也在獨立音樂圈中傳唱度極高。

先知瑪莉2013年的專輯《My Fake True Love》傳唱度最高的歌曲:重新編制的〈Cheer〉

  Josh的聲音是獨特的,跟英國迷幻搖滾天團MUSE的主唱的聲音十分相似,他們天生就擁有很好的頭胸聲比例,也用了許多鼻腔共鳴,但天生音質的頭聲偏多,所以一般人唱起來會覺得他們的真音音域很高。因為他們連講話的聲音音域都偏高,所以對他們來說,那樣的中高音就是一般人的中音,是很輕鬆就能發出來的。

  可能是趨勢所使,大部分的現行歌手都有這個特質,較知名的頭聲少的歌手大概就是李宗盛、陳奕迅、蕭煌奇、陳勢安、李榮浩等人,大家可以發現他們的歌大多是以喉頭台升(也就是所謂的用喉嚨唱歌)的方式就可以到達的音域,除非特意使用混聲,不然他們的歌曲都是一般人能唱的。

  但相對來說,Josh的聲區連結能力就相對較差,真假音的之間有非常明顯的斷層。一般來說唱流行歌曲為了旋律親人,會比較需要用到聲區連結能力,但先知瑪莉身為獨立樂團,無非可以選擇最適合Josh的歌路去編撰旋律,因此對於他歌曲的影響不大,甚至能稱上一種助力。真假音的轉換中出現斷層,會讓人有一種突然破音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會連結到現實中情緒激動的行為,所以在他們那情緒濃重的歌曲中用上這樣的唱法,更令人有一種崩潰感,情緒張力更大。

〈What Should I Goes to Be〉副歌1:20處,突然的聲區轉換會造成情緒張力

  但這一點卻漸漸地影響到Josh的現場表現,有聽過先知瑪莉現場的人便知道,Josh的狀況時好時壞,會出現在原本的曲目上用高真音,現場使用較為虛弱的假音,或者是現場真假音轉換不順暢的狀況出現,這點較令人感到可惜。

  另外,Josh在演唱中偶爾會有輕微的舌根上抬的狀況出現,尤其是情緒較高昂的樂句更加明顯。這樣的動作可以讓聲音更加集中,更有力度,也會有一種呻吟的感覺,非常適合用在先知瑪莉的曲目中,造就其中的情緒鋪陳。

〈Have fun〉一曲屬於節奏較快的曲子,整首都有輕微舌根上抬

但也因為這樣,Josh有時演唱會出現喉部肌肉過度用力的狀況,有時甚至會造成走音。但幸好Josh的音色非常特別,即使喉部肌肉用力,聲音也不會出現太大的壓迫感,依然可以貼服在先知瑪莉的樂曲旋律上,只能說是得天獨厚。

在3:03處,Josh因為喉部肌肉過度用力而走音

  先知瑪莉自2013年之後,就不再有新的專輯。個人覺得非常可惜,因為先知瑪莉某種程度來說,跟現行的主流音樂一樣,是某些人的心靈歸宿,甚至是人生的轉捩點;又或者說,所有的音樂都一樣,可以成為每個人心中最堅實的壁壘,或者是最溫柔的臂膀。希望在未來的某天能聽到他們新的聲音,也希望有更多人能認識他們,更透過他們認識更多的小眾聲音。

  下一次我們要介紹的正是主唱受先知瑪莉影響的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敬請期待> <

(本文由C編撰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