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19] R&B教父:陶喆

陶喆兩周前,台灣的R&B音樂教父陶喆在多年的沉寂後,釋出了最新的一首單曲《黑色星期二》,展現了其寶刀未老的演唱實力。雖然在音樂創作上備受肯定,不過對於陶喆的演唱功力,其實一直是眾說紛紜,有人說陶喆的演唱是野路子,因此才造成了嗓音的退化,也有人認為他現場演唱的樂感一流,音準又十分穩定,應該給予較高評價。

今天我們想要在這邊告訴各位,陶喆絕對是華語樂壇中唱功最被低估的歌手之一,即便撇開創作才華不談,在其全盛時期的演唱功力與現場詮釋能力,絕對都足以與歌神級的歌手比肩,但基於某些原因造成嗓音退化嚴重,以及嗓音條件的影響下,才讓大家對於陶喆的演唱實力有了錯誤的認識。

基於陶喆在各個階段的演唱方式皆有顯著的變化,因此我們將用時序性的方式來為各位介紹這位充滿才華的唱將。

●前期(同名專輯&I’m OK)-穩定的聲音連接與嫻熟的混聲使用

與之前介紹過的歌手最大的差異在於,陶喆甫出道時的聲音控制能力就已經非常之完備,在首張同名專輯中,便已經展現出其在換聲區周邊的優異控制能力。換聲區的概念在前面幾篇文中皆有不少的提及,不過在這裡需要稍微詳述一下,因為在陶喆前期的演唱基礎中,換聲區處理其實是建構其演唱基調最主要的方式。

在同名專輯中的聲音使用,對當時的台灣樂壇來說是一種嶄新的方式,初次聆聽的人應該會直覺感受到『這張專輯的假音使用非常頻繁』,尤其在第一二段副歌部分幾乎全然以明顯的頭聲音色處理的第一首曲目《飛機場的10:30》,應該是最為顯著的例子。這種演唱方式其實在歐美是相當常出現的演唱方法,是一種建立在SLS的演唱系統上的高效率發聲方式,只是當時的台灣能以這種模式做為演唱基調的歌手非常之少,即便是王力宏也是在中期才開始比較頻繁的使用這種唱法。

仔細去聽此時的陶喆在聲音處理,可以發現他的「假音」幾乎沒有氣音的成分(註一),而且與真音之間完全不會出現明顯的斷層,雖然音色變化明顯,卻可以聽出來是逐漸變成假音,而非突然換過去,尤其像是《流沙》或是《沙灘》這樣有音階逐漸往上爬的副歌旋律線會特為明顯,完全沒有音色的斷層,而是逐漸從扎實的真音變成扎實的假音,因此雖然假音用的很多,卻完全不會突兀,反倒是一種慵懶且柔軟的感覺。

除了混聲區順暢又自然的連結外,陶喆的頭聲使用在極高音區非常強悍。頭聲的高難度處理歌曲以《心亂飛》和《說走就走》兩首難度掛帥,在正常狀況下,頭聲的音高到了極限音域,如果要往上爬,就需要動用喉部肌肉拉長聲帶來給聲帶更大的張力,這時由於過分的加壓,便很容易會出現嘶啞聲,但最可怕的就是在這兩首歌中,即便到了E5~G#5這麼高的音域,頭聲的音質卻依然非常乾淨扎實,而《說走就走》一曲,在現場演唱也能維持非常高的水平,這樣高端的頭聲演唱技術幾乎在九零年代末的男歌手中可說是無人能及了。

不過在這個階段,估計陶喆在聲帶肌肉上的力度還無法長期支撐高強度的真聲,因此大多的歌曲都僅有在前階段使用較為輕柔的聲音,後段再使用喉頭上升的加壓聲音,來做出層次的差異,不過也有像是《小鎮姑娘》或是《王八蛋》這類的曲子,但是音色加壓的層次分不開,因此在聲音使用上,相對而言就沒有後期的爆發型歌曲這麼亮眼(註二)。這種聲音處理方式在《黑色柳丁》與《太平盛世》兩張專輯中有更多層次的表現,因此在前期就先不多加贅述。

綜觀而言,這個時期的陶喆無論是在創作上跟演唱方式上,都讓當時的樂壇耳目一新,也在甫出道就展現出了天王級的技術與本事。

●中期(黑色柳丁&太平盛世)-充滿爆發力的真聲演唱基調

從《黑色柳丁》專輯開始,陶喆在演唱上有了更多的變化與選擇,他發出厚實真聲的方式是透過舌根上抬去對口腔空間進行壓縮,因此在演唱時會有較為明顯的鼻音,在這個階段,這種處理方式更為精進熟練,也有了更多種層次可做使用,出現這個改變的第一個關鍵在於陶喆的聲帶肌肉已經漸趨強健,從音色整體的厚度增加便可推斷出這個結果,第二個關鍵則是在是他對於假聲帶的使用已經較為熟練,因此可以更進一步去做出有撕裂感的音色,這個演唱手法在《黑色柳丁》中是點綴,到了《太平盛世》則成為主要的聲音處理方式。

除了搖滾歌曲外,在情歌演唱時,陶喆也開始使用比較厚實的聲音做處理,《太平盛世》專輯中的兩大主打歌曲《愛我還是他》《就是愛你》兩曲,都可明確聽出副歌中的假音使用大幅度的減少,並加入了大量的加壓真聲與撕裂音使用,在演唱詮釋上也變得比前期更為豐富。這張專輯也是陶喆到目前為止在整體演唱難度最高的一張專輯,在真音音域上的拓展也有傑出的表現,其中最為考驗聲壓與聲帶肌肉強度的歌曲非《愛是個什麼東西》一曲莫屬了,這首歌的每一次副歌的音高皆在G4~B4之間徘徊,正巧卡在一般男生的換聲區(註三),最尾甚至出現高達C#5的高音,且聲音完全沒有過分的壓迫感,整首曲子聽起來非常痛快,可看出陶喆此時期的高音處理能力之強悍。

●後期(太美麗~現在)-面對嗓音改變的演唱策略

從這個時期開始,是陶喆聲音使用的巨大轉捩點,因為陶喆從混聲唱法走到現在的爆發力演唱基調,並非是突然的轉變,而是漸進式的逐漸取代,從這個階段開始,頭聲使用從主要的基調變成了點綴,而充滿爆發力的扎實真聲取而代之變成了主要基調。這樣的演唱模式相對效率比較低,而且對於嗓子續航力的影響較高。況且,若是演唱基調本身就很重,想要做出演唱層次,就會更用力地加壓,相對而言對於聲帶肌肉的消耗會比過往大的多。但相對而言,這樣的嗓音是相對於過往更具男性魅力的,在詮釋一些更為成熟的情感時,也會有更好的效果。

演唱基調變化最為顯著的例子,便是在《太美麗》專輯中的《不愛》一曲,這首歌的聲音使用與前期的陶喆可說是天差地遠,副歌的高音充滿著撕裂感,而且到歌曲後段更是有意識的逐漸加入更多的嘶啞聲,在聲音控制力上面的表現非常驚人,不過這首歌因為小編沒有找到任何現場演出的影像,所以無法評斷這樣的聲音操作是不是能在現場進行的,但這依舊不減這首歌在情感詮釋與層次上的優異表現。

但真音的加壓,相對而言就會讓真假音間的混聲區的建立變得困難,因此在整體演唱音量放大,聲帶加壓程度也大大提升的狀況下,陶喆便相對捨棄了真假音之間的順暢連結,以較為明顯的真假音轉換作為新的演唱手法,如《69樂章》專輯中的《火鳥功》一曲便是透過非常明顯的真假音斷層營造出歌曲的趣味感。

而如果仔細聆聽也可以發現,這個階段的陶喆音質也沒有過往乾淨,中高音區出現比較多的雜質,嗓音出現較為明顯的退化,可能也是陶喆轉換演唱策略的原因之一,因為早期的細膩聲音連結比較倚賴聲帶的邊緣震動,但若是聲帶周邊的肌肉已經無法進行這麼精細的操作,加上表面較容易因為某些因素變得有些不平整時,會容易出現演唱瑕疵,因此若是將整體的演唱基調加重,也相對比較不會在現場演出時出現破音等現象。

回過頭來,大家可能會思考一個問題,明明陶喆使用的唱法是優良且科學的,但為什麼還是出現了這麼嚴重的嗓音退化呢?在這邊要帶給大家兩個觀念:

第一、任何的發聲方式都還是會對聲帶造成磨損。即便用最為效率的發聲方式,也頂多降到跟講話差不多的消耗,聲帶發出聲音的方式必然會伴隨大量的控制,而音高的操作也一定要倚賴聲帶周邊的肌肉,因此即便使用了相對效率的唱法,唱久了也一定會疲累跟磨損聲帶,但若是不伴隨大量用嗓後的休息來讓聲音狀況回復,嗓音依然有可能會出現顯著的退化。

第二、唱歌方式只是影響嗓音的其中一個變因。就算你使用了效率的發聲,也不代表你能夠完全無視各類食物、菸酒等等對於聲音的影響,而年齡的增長必然也會影響到聲帶狀況,只不過這些都是因人而異。

因此,即使使用消耗較高的唱法,只要有良好的休息品質以及適宜的保養,也可以大量緩解聲音的退化(註四);反過來說,就算使用非常效率的發聲方式,也不一定就能夠完全避免聲帶的退化,如何發聲只是眾多變因中的一種,聲帶是肉做的,想要他可以一直健康下去,當然就要好好的照顧保養他。

回過頭來,我們都無法確定陶喆嗓音退化的原因來自於何,所以也沒有要評價這件事情的意思,但面對嗓音的不如前,陶喆做出了明智的選擇,也就是在音域上「棄高度,保厚度」雖然沒辦法像過往唱的一樣高,但在中音的處理上下了更多苦工,讓同樣的音高下可以做出更強的聲音厚度與聲壓,並且用更為成熟的嗓音去詮釋中低音。面對聲音狀況的不如前,陶喆也展現了身為教父級音樂人應有的態度。

慢工出細活的陶喆,雖然專輯數量與其他同期的天王級歌手相比並不算多,但他在音樂上做出的創新與突破,以及在聲音使用上的技術與巧思,都是其他歌手難以企及的,從慵懶青澀的嗓音,走到現在充滿了男性成熟魅力的聲線,陶喆的歌聲,不只是承載他創作的工具,也記錄了他音樂路上的成熟,更讓我們見識到他對音樂的堅持。

(本篇文章由L編撰寫)

補充備註

註一:沒有氣音的假音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頭聲」,不過這裡為了幫助大家理解以假音稱呼之。
註二:除了跟後期的歌曲比較,也可以與後期演唱會的詮釋做對比,如2003年香港soul power演唱會的現場版,就比專輯版在演唱層次上有大大的躍進。

註三:一般男生的換聲區約在A4~C5之間。
註四:例如歌神張學友,雖然並非使用效率的演唱基調,但直至現在皆沒有明顯的嗓音退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