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22]清新男聲:韋禮安

韋禮安從校園歌喉戰中出道的韋禮安,走了一條與大部分選秀歌手不同的路,在拿下冠軍之後,他沒有趕緊順著這股風潮走,反倒沉寂了一段時間,才交出了全創作的第一張專輯。

但他的作品實實在在的體現了所謂「慢工出細活」,從首張專輯到現在,除了首首別緻的創作外,身為選秀節目出身的唱將,韋禮安的音色也有著不凡的質感,略帶有沙啞感的磁性男中音,讓他詮釋各類歌曲時,都易於帶入濃烈的情感,是非常具有畫面感的音色。

身為新生代創作歌手中唱功最為頂尖的歌手之一,韋禮安也不甘於被定型,從早期的清新形象,到現在既可狂放也可細膩的多變唱腔,可說是巨大的蛻變,除了天生麗質的音色外,他在唱功上所下的苦工也是有目共睹的。

●演唱基調與詮釋

演唱基調的選擇與詮釋時的靈活度一直是歌手必須做的選擇,選擇了越具有特色、越具標誌性的演唱方式時,自然就會讓歌手能夠演唱的歌曲受限,韋禮安在聲音使用上選擇了一個較為較為不效率的喉頭抬升及下顎肌肉拉伸來去作為中高音的演唱基調,聆聽韋禮安的音高往上爬的時候,可以明顯感受到音色有些微拉扯的現象,透過這種方式來讓他的聲壓維持。

仔細聽韋禮安演唱中高音的歌曲時,會有一種聲音被拉長變亮的感覺,音色很像用橡皮筋做成的弦一樣,隨著音高逐漸拉扯,這是韋禮安演唱時最為明顯的標誌與特色。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7TGZfV7n6E]

簡單來說,韋禮安的演唱基調大多是建立在所謂的「弱真聲」之上的,因此他的聲音會同時具有兩個要件,第一個是具有一定程度的厚度與扎實度,但聲帶本身因為是被拉長而非加壓夾緊,因此聲音也不會聽起來過爆,這種演唱方式建立了他溫暖男聲的情歌形象。

為了要做出這種演唱的音色,可以觀察到韋禮安在演唱高音時的兩個外在肌肉介入:
1、頭部會抬起,來去協助拉長脖子的肌肉
2、喉頭抬升,讓音色能夠隨音高變亮

主要就是因為這兩個動作的介入,所以才能夠讓他既維持著像真音一樣的聲音力度,卻又同時不會讓聲音變的太硬,但這個演唱基調相對而言是消耗較大的唱法,即便在整體發聲基調偏弱的情歌中,也會對聲帶造成不小程度的消耗,因此在演唱基調的選擇上,韋禮安屬於捨棄演唱效率而去保有較強烈演唱風格的歌手。

但有趣的是,與大部分演唱方式較不效率的歌手不同,韋禮安的音色變化與可操作性非常高,因此不會因為演唱習慣而造成歌曲的詮釋受限,甚至在歌曲的細部處理與層次上都可以做到很深入。

●氣息控制

雖說氣息控制與聲帶閉合的控制是分不開的,不過在韋禮安身上氣息控制是一個可以被獨立出來討論的課題,因為他使用氣息的方式也非常具又特色,甚至就小編個人的觀點來說,會覺得在氣息上的演唱習慣,比起音色使用更能夠代表韋禮安的演唱風格。

如果仔細去聽韋禮安演唱的慢歌,應該不難發現他每句歌詞的第一個音都會伴隨比較多的氣息,然後第二個字開始才慢慢穩定,因為韋禮安的演唱基調中,氣息的控制其實有一部分是來自喉部與口腔肌肉的介入,而非全然由腹部控制。

這個現象在早期的歌曲《有沒有》或是近期的《別說沒愛過》特別明顯,而且像是「別說沒愛過 別說沒有錯」中的別(ㄅㄧㄝˊ),ㄝ這種聲帶理應要夾緊的母音,只要被放在歌曲的第一個字,他的演唱就會出現聲帶沒有夾住的狀況。主要原因是因為韋禮安的氣息使用有點像是虹吸管的感覺,第一個音會用口腔主動去帶,然後呼吸器官才會開始順暢給氣。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ip1p8H0YII]

正常來說,在演唱時,由於聲帶的閉合本身是一個憋氣的動作,因此我們才會在唱歌時透過其他的呼吸器官介入,才能讓給氣順暢的進行。韋禮安在演唱演唱基調較為柔和的歌曲時,這種喉部與咽腔主動介入的氣息處理,就會讓他的開口音聽起來有比較多的氣息漏出,形成了一種在演唱歌曲時非常具個人特色的發聲標誌。

●聲音連結與閉合控制

韋禮安因為演唱基調使用弱真聲做操作,因此用頭聲來處理大段歌曲的情形較少,觀察其使用頭聲的方式,雖然音色變化顯著,但卻非常自然舒適,以歌曲《心醉心碎》為代表,雖然副歌大多都是較大的音階跳躍,但聲音連結大都是順暢的,沒有出現太多真假音轉換的不順暢感,處理的十分自然。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YCAxOIQl6w&w=560&h=315]

雖然在聲音連結的意識頗佳,但韋禮安其實到後期逐漸不使用這種方式作為情歌處理的基調,原因可能來自於對於這種演唱方式的肌肉狀況不熟悉。雖然他的音色的轉換算是順暢,但頭聲的扎實度與音色還是與真聲差異頗大,因此在聲音連結的操作上相對屬於弱項。

●聲壓變化與詮釋上的彈性

韋禮安大概從第三張專輯開始,讓演唱的整體聲壓上升,例如當初一推出就讓很多樂迷嚇到的《狼》一曲,整體的歌曲演唱力度大大提升,也出現了一些撕裂音的處理方式,也就是開始透過喉部肌肉的橫向加壓,把聲音唱得更髒更裂。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UjPDRbP3uE&w=560&h=315]

其實撕裂音在韋禮安早期參加歌唱比賽時就有做使用,但當時的使用非常不熟悉,可以聽出來要發出撕裂音時,他沒有辦法很順暢地進行轉換,需要做一個近似於吞嚥的喉部動作才能發出滾喉音,而且也與演唱基調的落差過大,因此後續也幾乎很少使用這種音色。

不同於這個青澀時期的滾喉音,韋禮安在聲壓提升後,所使用的撕裂音是順勢加壓喉嚨後,較自然發出來的聲音,因此雖然聲音沒有到早期這麼爆裂,但情感表達上較為自然,這也算是聲帶肌肉強化後的結果。

在《狼》一曲中,最後尾端的高音為極度扎實的A4,這個音高其實是許多男歌手的噩夢,雖然並不算非常高的音高,但由於剛好落在換聲區上,因此非常難唱好,韋禮安能夠以接近純胸聲的音質唱出A4,可見聲帶力度已有不小的提升。

雖說相對早期有提升,但其實以這種較為音色使用爆裂的曲目來說,韋禮安的演唱基調就顯得過於吃力,雖然在聆聽端不會有不自然的感覺,但是本身就較為吃力的演唱基調,再加上額外的肌肉介入時,就會讓聲音變得較為不穩定。

以歌曲《沈船》為例,這首歌的高音處理基本上就是用硬幹的方式完成的,到後段副歌的最高音,音色都出現了不少雜音,對聲帶使用的負擔非常龐大。不過對於正在摸索演唱上新可能的韋禮安來說,這只是一個過程而已,演唱基調的聲壓上升,能夠讓演唱風格以及歌曲詮釋的彈性變得更大。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PHdb9ygCJc&w=560&h=315]

●挑戰演唱上的可能性

韋禮安除了是唱功高端的創作歌手外,也可能是新生代創作歌手中對於「演唱」這件事情野心最大的歌手之一。

總而言之,韋禮安的演唱風格在現在的歌壇上獨樹一格,除了具有極高的辨識度外,也在充滿特色的演唱風格中不斷的去開拓新的聲音處理方式,像是個拓荒者似去不斷摸索再創作與演唱上的可能性,除了積極的挑戰各種唱法、不斷帶給聽眾驚喜,那個唱腔清新的溫暖大男孩也從來沒有消失,我們從來不會覺得韋禮安變了,而是覺得他又帶著更多東西回來了。

這些新生代的創作歌手都在企圖向大眾證明,除了驚人創作才華外,他們對於歌曲的理解、演唱風格的培養,可說是一點也不輸給那些以唱功取勝的實力派歌手,以韋禮安為例,可說是每出一張新專輯,就為自己的風格樹立了新的代表與里程碑,究竟還會祭出什麼新招數讓歌迷驚艷,值得期待!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Mmb6gbLk68&w=560&h=315]

(本篇文章由L編撰寫)

 

《[歌手評析022]清新男聲:韋禮安》有 2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voiceresearchacademy」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