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27]搖滾皇后:Freddie Mercury

1991年的1124日,一位巨星因愛滋病所引發的肺炎而殞落,彷彿向世界宣示他已經耗盡了所有的生命能量來歌唱,死而無憾。他就是知名搖滾樂團皇后合唱團(Queen)的主唱:Freddie Mercury,為歌唱而生的偉大歌手。

知道皇后合唱團,但不知道Freddie的事跡的人,推薦去看11/2就已上映的《波西米亞狂想曲》(不知道還有沒有)。在感性上,他確實是一部能引起共鳴的電影,即使你完全不知道與他相關的事情,也能感受到他生命中勃發的能量,如果你是皇后合唱團的樂迷,一定要前去朝聖一下。

《波希米亞狂想曲》預告片

Freddie的聲音非常好聽具有辨識度,說是歷史上無人能出其右的好音色也不為過。如果要形容,我大概會選用「剛柔並濟、生生不息」這樣的詞彙。揉合各種「好聽」的元素在其中:渾厚、粗獷、奔放、清亮、柔美、圓滑,Freddie絕對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歌唱神手。今天就讓聲研院以幾首最具聲音代表性的歌,漸進的來分析Freddie Mercury的聲音。

Freddie Mercury獻給他一生的摯愛Mary Austin的情歌〈love of my life

Queen最有名的情歌〈love of my life〉展現了Freddie聲音連結的唱功基礎。整首歌的音域落在他的換聲區,主唱旋律上自然有許多換聲區上下的音程跳動,這就是普遍所說的「真假音轉換」,但實質上是弱混聲與平衡混聲的轉換,才不會聽起來音色差異很大,有不順暢的彆扭感。

而雖然Freddie在演唱上有較為明顯的音色變化,但不難發現聲音的連結非常順暢,這個現象說明這些音色變化是他刻意操作的,如此推導,聲音的控制能力可見一斑。

而仔細聽其音色,會發現Freddie弱混聲音色表現異於一般的男歌手,非常的細膩。以一般男性來說,在使用弱混聲時,會因與女性聲帶長度的不同而出現較多的聲帶邊緣振動,導致聲音相對於女聲較扁而薄,才會聽起來是「男生」的聲音;但Freddie弱混聲的音色乍聽之下反而有點接近「女聲」,邊緣振動的音色不是那麼明顯,這個特色在〈cool cat〉這首歌中更為明顯。

歌聲躡步如貓的〈cool cat〉

原本的規劃中是想要用一些比較知名的歌曲來分析Freddie的聲音,但這首歌的音色使用實在令人咋舌,所以特別拿出來說明。

cool cat〉整首歌都以弱混聲與平衡混聲作為演唱基礎,不仔細聽還以為Queen換了一個女主唱。在聲音連結能力極佳的基礎上,Freddie將他的弱混聲處理的柔順圓滑,閉合完整扎實,與其說是一個像女聲的男聲,更像是帶有男性特質的女聲。但話說回來,這其實不屬於唱功的範圍,因為要擁有這樣的音色,是聲帶構造上的天生差異,只能感嘆他就是生來歌唱,連聲帶都是特別設計過的。

另外,仔細聽〈cool cat〉這首歌,會發現他每一句演唱都有著貼合律動與歌曲起伏的音量操作,且做得非常自然,讓整首歌的流動感更好。不過這也不是什麼驚人的消息,Freddie歌唱自然的原因正是因為他有著非常好的音量操作能力,而這在Queen的名曲〈somebody to love〉也能窺見一些端倪。

熱切地懇求somebody to love

somebody to love〉這首歌在我是歌手上被林志炫翻唱過後,應該有不少人聽過這首歌吧?這首歌乍聽之下會覺得Freddie在每一段的演唱方式雷同,但他其實做出非常適當的力度變化,第一段的音色非常乾淨,而第二段加上了些許撕裂音,後面又用樂器與合聲製造更強的力度,讓整首歌豐富卻不令人疲乏。

例如「I have spent all my years in believing you, but I just can’t get no relief, Lord!」這一段的漸進式聲帶加壓,就是他做力度變化最明顯的句子,口氣隨著音高越來越重,最後唱出「Lord」的時候給人一種壓力釋放的感受,爽朗直率。不過能夠做出如此自然的力度變化,也是因為Freddie對音樂的感受性很強(還有唱功很好),讓他在演唱時皆能貼合整體的音樂編制。

這裡插個題外話,現在大部分的人在追求歌唱時,通常都是只想到更廣的音域、更好的音色、更準的音準等,但對於律動卻不是很要求。有接觸過音樂的人應該多少知道「強、弱、次強、弱」等節拍的律動,如果失去了這樣的律動感,就很容易「歌」「曲」分離,即使聲音好聽,也很容易給人一種不和諧感。(當然,有些音樂就是在追求危險的和諧感就另當別論了。)如果大家熱愛唱歌,一定要記得注意自己的律動感,學習跳舞、打鼓、身體律動都對於增進律動感很有幫助。

回到正題,Freddie能夠唱出一種獨有的,非侵略性的撕裂聲。一般我們聽到的強撕裂音都會有一種金屬感,如蘇見信、楊培安、張雨生等人用的強撕裂音都比較銳利,有一點攻擊性。但Freddie的撕裂音只讓人覺得「激動」,並不會讓人覺得具有攻擊性。

掌聲歡迎飛輪海先生演唱的don’t stop me now

這樣的音色在他的名曲〈don’t stop me now〉中大量的出現,尤其是第一段的「I’m turn it inside out」中「out」的撕裂音真是有夠銷魂,這個特別的音色不論是用在弱或強的歌曲詮釋都非常的適合,也造就Freddie獨一無二的聲線,而他奔放自然的演唱模式,也整首歌就像是奔馳而過的賽車,充滿力量與激情。這種撕裂音是使用假聲帶的輕度摩擦所發出,須經過訓練才不會傷到聲帶,不要為了模仿刻意擠壓聲帶做出類似的聲音喔。

前面幾首聽下來,也許你會察覺Freddie主要使用的音色似乎都偏亮,接下來就介紹一首特別的中音歌曲〈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這首鄉村搖滾樂風格的歌曲沒有飆高音,而Freddie也一反常態的使用柔順輕鬆(很chill)的嗓音演唱,也在低音的地方刻意的喉頭下降,製造出性感催情的浪漫情調。

讓你一秒戀愛的〈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

不論是特別使用的Hiccup唱法,或者是在中高音混聲的表現,都在在展現他中音與中高音的聲音自由度。一般高音演唱能力強的人在中音的詮釋能力都會相對較差,而Freddie用這首歌向聽眾說明他並非只偏重高音的普通歌者,而是能完美掌握各種演唱模式的天生好手。

以上介紹了這麼多,最後如果你想一次聽到所有Freddie的歌唱技巧,我想那就非〈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莫屬了。

每次聽都激動異常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

這首歌的配樂簡單,全靠Freddie的聲音帶出絕望、悲傷、磅礴、不屈的各種情緒。以音域來說,從低到高橫跨了兩個八度(E3-D5),落在中音到高音的範圍,但他在演唱上卻非常的自由;情緒鋪陳做的恰到好處,完美地與各個樂器縫合,每個音色都精準的呈現出最恰當的風貌——這就是一個走在唱功最尖端的人所能做到的極致展現。

Freddie的唱歌技巧雖然多,但真正打動人的是他聲音中的真誠與熱情。如同我開頭所說的,Freddie每一次的表演都如同在燃燒自己的生命,他把他生命裡所有的能量都寄託在音樂與歌唱之上,這也是為什麼他的歌聲可以狠狠的敲在每個聽者的心上,傳遞生命的能量。我想這樣的呈現,是每個歌手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的目標之一吧!

Freddie的精神永遠活在每個搖滾樂迷的心中〈Show Must Go On〉

(未來會再補上一些段落)

(本文由C編撰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