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28] 日本新生鬼才:米津玄師

「要是這是一場夢那該有多好?」平常有在聽日本流行歌曲的人,肯定知道這句歌詞出現在哪首歌裡吧?電視劇《Unnatural》創作的單曲〈Lemon〉在Youtube上以2.6億的高點閱率,證明了年僅27歲的米津玄師具有超群的藝術才華。

從日本網站niconico以ハチ(hachi)名字創作Vocaloid歌曲發跡,米津玄師以他別具品味的音樂風格在茫茫網路之海中闖出一片天地,更以他那極具辨識度的溫暖嗓音,帶給許多身處低潮的人如深淵之光的力量。

今天就讓聲研院,來為大家剖析這溫暖嗓音的演唱基調吧!

因為日本受到演歌唱法的影響,許多日本搖滾或流行歌手在演唱時會帶有明顯的各式哭腔,如One OK Rock的主唱Taka就有非常明顯的哭腔(尤其去了美國之後更明顯),讓高音的發音位置更加準確,聲音更具感染力等。

不過不知道是本身語言再發音上就容易產生,日本大部分的野路型歌手即使不帶哭腔,也有許多以鼻腔共鳴為主的唱法(如椎名林檎),其特色是高音和用力的音色會比較扁薄,但會強化個人本嗓的特色,而米津玄師正是屬於這類的日本流行歌手。

聲音特色鮮明的歌曲〈Loser〉

今天難得來提一下聲研院很少說到的「面罩共鳴」。如果你是高音狂,一定聽過這個名詞,那這個名詞是怎麼來的呢?當你翻開「面罩共鳴」的魔法卡時,你會感受到面部的振動範圍像是帶了一個威尼斯面具節中會出現的半臉面具,這樣的共鳴可以混合頭腔共鳴的清亮,又可以帶有胸腔共鳴的扎實,擁有侵略性又帶有柔和感,是大多數唱法中都會出現的感受。

有沒有發現一件事?「混合頭腔共鳴與胸腔共鳴」這件事情,就是聲研院常常強調的混聲,加上舌位的平衡,就變成了在各式唱法中非常常見的面罩共鳴。透過維持舌根微微上抬,壓縮口腔空間,增加鼻腔共鳴,加上外口型打開,結合混聲的良好聲帶閉合及穩定送氣,就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但從他真假聲音色差異明顯的狀態來看,可以推論米津玄師本身並不是混聲的善用者。因此面罩共鳴的操作,對他來說應該是讓硬幹更加省力,並避免憋氣感、增加聲音軟度的方法。

動畫《三月的獅子》的片尾曲〈orion〉

1:08秒開始聽,可聽出與後面假聲有明顯音色與力度的差異

但並非說他完全不會混聲的操作,而是不太熟練換聲區的處理,這也導致了他寫歌時大多以跳度的方式跨過換聲區,再過換聲的下行音階中,也採用所謂「真假聲」切換的模式來演唱。但我們可以發現,雖然真假聲音色雖有差異,但連結非常的順暢,在歌曲中也曾出現過非常順暢的聲區連結,由此可推得,他並非使用過於非效率的方式演唱真音區,可能是因為不特別需要高連結性的音色,且希望詮釋能更直覺直白,而選擇以這樣的方式演唱。

米津玄師〈アンビリーバーズ〉

1:19處,有經過換聲區的順暢連結,但同樣旋律的下一段斷層就比較明顯,推斷為會混聲但不熟練

雖然他的混聲技巧並不是特別出色,但他的氣息技巧已經非常成熟,讓他在現場擁有非常好的穩定度。

米津玄師所寫的歌都有著大量的歌詞,也就是說,不管是慢歌快歌,他每句歌詞之間的換氣點都很短促,且常常出現很長的樂句。而在這樣的狀況下,如果不在適當的頓點換氣,或換氣的速度不夠快,就容易讓聽者產生唱的人很累、很喘的感受。但米津玄師的現場表現中,可以發現他不但可以順暢的唱完連續的長句,換氣的聲音也不算太明顯,已經算是氣功大師的等級。

換氣聲是吸氣不順暢的代表,大家可以試試看,在單純張開嘴巴,口咽部不做任何動作的狀況下,只要把橫膈膜下降,空氣就會因為壓力差而進入胸腔內,同時腹腔因為橫膈下降而有擠壓的感覺,這就是所謂「腹式呼吸」的原理。所以如果你唱歌時吸氣聲很大,或常常覺得唱久了胸口會有悶悶緊憋的感覺,就代表你該找位好老師調整一下你的氣息囉。

歌詞多到爆炸,換氣點又大多短促的〈春雷〉

另外,歌詞很多歌曲可以判斷一個人的發聲模式是否獨立於口型的操作。如果在唱像〈春雷〉這種歌詞爆炸多的歌曲時,產生咬字不清、咬字困難的狀況出現,那就要注意自己是不是在演唱上會有外部肌肉的連動。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如果外部肌肉與發聲肌肉連動的話,就會導致必須用固定的口腔模式演唱。例如唱高音時嘴巴「必須」越張越開,或者母音被迫必須向「啊」或「一」口型靠近時,就是外部肌肉或舌根僵硬的影響。如果大家有遇到這樣的問題,千萬不要忽視,這會嚴重的影響你的聲音操作,並讓你的演唱模式單一受限。

當然,唱高音時把嘴巴張開是一件很好的操作方式,但如果「只能」這樣演唱,那就要審視一下自己的發聲方式。

而在詮釋方面,米津玄師皆是以非常自然的方式去進行演唱,鋪陳上大多只是分配大段落的強弱,並沒有刻意在細節上做過多的修飾,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唱歌動人的原因。

想像一下,如果今天在演唱時做了太多細節的修飾,那就像是在故事設定時過於著墨背景刻畫,而忽略的故事本身所想講的內容,會讓人無法感同身受。 而米津玄師以文字與樂曲的力量,讓人很快就能把自己的經歷代入歌曲的世界中,進而引發深層的共鳴。

簡單的畫風、直白的唱法,每次看都超感動的〈アイネクライネ〉

米津玄師地藝術天份不僅止於音樂上,在文學、美術、舞蹈上,他也有自己獨到的風格。鮮少能看到有人能從歌詞、作曲、編曲到錄音混音,甚至MV全部自己來的藝術家。米津玄師的歌詞帶著一種特殊的韻律感,與他的旋律緊密貼合,並在節奏上擁有很強的律動性。

專輯《Diorama》的手繪歌曲MV更是少見的風格,簡單的線條帶出人物的特色,情緒表達精準的動作與表情配上簡單而深刻的歌詞,總是能直入人心。

若要我形容,我會說米津玄師的許多歌曲都像是陪伴者一般,他並不教你如何脫離低潮,只跟你說故事,而你會從故事中找到前進的力量——溫暖且堅定的力量。這次出的這張專輯《Bootleg》風格上比上一張專輯親民許多,少了一些躁動,多了許多成熟,歌詞也不再僅是闡述自己的狀態,更加入了鼓舞人心的詞彙。不躲在Vocaloid的隱形斗篷中,也不躲在MV的畫作後了,米津玄師將會用更成熟的姿態呈現自我,帶給世界更多的溫暖。

爆紅單曲〈Lemon〉,帶著溫暖正向力量面對檸檬般酸澀的困境

(本文由C編撰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