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29]被搞怪耽誤的專業歌手:Norazo 李赫

如果你很喜歡像黃明志那樣,用高強唱功唱著搞怪歌曲的音樂人,抑或是你是超級高音愛好者、喜歡渾厚有力的搖滾嗓,那你絕對不能錯過這名來自南韓雙人團體Norazo的頂級歌手。

雖說Norazo團體在華語圈並不是非常有名,但有在關注韓國流行音樂圈的朋友,肯定對於一段長相帥氣的美男以完美的高音演唱《She’s Gone》這首神曲的影片有印象,這位帥哥可不是隱藏在哪個偶像團體中的高手,而是個隱藏在「搞笑團體」中的高手。

沒錯,你沒看錯,Norazo是個以高強唱功及搞笑歪歌高反差著名的雙人演唱團體,但除了團體較為戲謔的創作外,在演唱會中最吸引人的橋段,就是李赫精彩絕倫的solo,看他用他那怪物級的音域及細膩的演唱技巧輕取各個超困難曲目,只能用痛快來形容。

今天這篇文,就要向各位介紹這位讓兩位小編都在電腦前跪著聽完的技術派高音神人,並且進一步透過李赫的演唱,來與各位介紹一些聆聽高音歌曲時的重點。

●咽音處理

能唱極高音的歌手在南韓並不算少見,但像是河鉉雨、李赫這種在高音區亦能做出細膩變化的歌手,實屬少見,這種細緻的處理有賴於對於換聲區處理技術的精準掌握。

※在綜藝節目中的《She’s Gone》精彩演唱

在李赫最為著名的《She’s Gone》演唱影片中,在進入副歌前的四連音,可說是第二換聲區(頭聲-咽音)的完美處理典範,你可以聽到在音高逐漸往上走的過程中,聲音是逐漸從較為厚實的音色,轉為較為音色較為明亮飽滿的咽音,最為強悍的是在這個變化過程中,你幾乎聽不出他在咽音處理時常見的「吞嚥」動作。

在這裡要先解釋一下這個吞嚥動作指的是什麼,簡而言之,咽音是一種透過刻意改變喉管狀態,讓舌根至喉部的共鳴腔產生形變,而在這種處理技巧之下,有兩個部分的肌肉會需要施力:

(1) 控制咽部與舌根的頸咽肌,包含二腹肌後肌等。
(2) 控制聲帶長度的肌肉,在咽音中使用杓狀肌。

前者在處理的是共鳴腔大小變化,而後者處理的則是聲帶長度,杓狀肌又稱為甲披裂肌,是一種與環甲肌拮抗的肌肉,用於將聲帶縮短。在一般我們在流行歌中演唱高音時,比較常作用的位置是環甲肌,透過拉長聲帶,來在相同的氣息基礎下產生較大的振動頻率,就像是把吉他的弦給拉長的感覺。

不過在咽音的發音邏輯中,聲帶的運作方式則是反向運作,透過縮短聲帶,會讓聲帶陷入放鬆而緊閉的狀態,因此即可啟動所謂的邊緣震動,也就是空氣在通過聲門時,僅震動聲帶的邊緣,與所謂的混聲是類似的,只不過一般的混聲由於音區大多仍位在A4~C5以下的音高範圍內,因此自然不需要伴隨喉部共鳴腔的變化。

上面講的看起來很複雜,不過用簡單的方式來解釋,大概就是:

(1) 你需要把口腔的形狀變的更適合高音。
(2) 你需要把你的聲帶縮短,並且擋住空氣。

請直接對照上面的(1)跟(2),講的是同一件事情。而前者就是在咽音中「吞嚥」動作會出現的核心因子,由於二腹肌後肌等頸咽肌會影響到的部位,因為他會涉及到的位置包含了會厭、莖突舌肌、和莖突舌骨肌等部分,這些都是在解剖學上會涉及到吞嚥的肌肉部位,自然會讓這種聲音在正常使用的狀況下,出現一種像是把聲音往內吞的感覺。

※較明顯的例子:林俊傑《不能說的秘密》
(在5:14~5:21的歌曲末端高音)

一直沒有好好花時間跟聲研院的讀者們好好的解釋咽音這個高音概念,但自從之前林俊傑在夢想的聲音節目中狂飆《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的大量B4之後,就有非常多朋友對那種清亮的高音如何操作充滿興趣,這次也正好趁介紹李赫這位以操作咽音著名的歌手時,與各位科普一下。

回歸正題,李赫在處理從頭聲到咽音的轉換時,之所以可以如此順暢,最核心的原因除了熟練之外,更主要的原因跟他在演唱頭聲時本身就會減少環甲肌的介入、以及他的口腔狀態一直都維持在非常適合高音的狀態有關。

※李赫原key翻唱Sia的《Chandelier》

以這首歌為例,可以發現他在中高音區開始,口型就一直維持兩側擴張,並且抬起兩頰的動作,而在最高音區的時候,脖子兩側肌肉拉伸的狀況非常少,但在喉咽部分的肌肉有較多的拉伸痕跡,顯示他的聲帶操作已經從環甲肌的拉伸轉為使用杓狀肌。

另外一方面,大家也可以多多觀察他的舌頭與舌根變化,在這個影片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他是有意識的在操作自己的口腔形狀,因此聲音會有一種聚焦在前口腔與鼻腔的感覺,而不會因為音色的變化而失去演唱的扎實感,這是很多在剛接觸混聲後就想嘗試極高音的人身上會發生的現象,有些時候高音好不好聽,除了放鬆與否及聲帶狀態外,口腔形狀也是非常重要的因子,這是在高音處理上非常好的典範。

●聲壓處理

評判一個高音歌手的好壞,換聲區處理能力至多是叩門磚,畢竟如果缺乏換聲區處理能力,基本上連高音都唱不上去,自然也不會被稱之為高音歌手。但李赫之所以能夠被評價為頂級的高音歌手,他最大的武器是在於對於聲壓細緻而精準的控制。

喜歡唱高音的人一定知道,在所有的高音類型中,最難唱的既不是尖銳的高頭聲、也不是充滿爆發力的高音,而是小聲、柔軟的高扎實真聲,這也是為什麼在華語樂壇,張雨生的高音直至在他過世後近20年的現今,還是被認為是無法超越的,因為那種柔軟又充滿力量的高音,可說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先前介紹過的皇后合唱團Freddie Mercury亦是如此,因此所有瞭解高音這塊領域的人,絕對不是聽歌手可以唱多高來去判斷其程度,聲壓控制才是真正的關鍵。

而李赫的強悍之處就在於,他特為擅長處理柔軟纖細的高音,而且在音量與聲壓控制上,全部都能夠透過他的技術,使其維持在一個聽來具有力量,卻又不會感覺到壓力的程度。

※李赫翻唱皇后合唱團《Bohemian Rhapsody》

上面這段影片,真的只能用精彩絕倫來形容,小編也是被這段演唱徹底被他圈粉的,在第一段的演唱,可以明顯的聽出他在同樣都是屬於「弱」的聲壓之下做出了非常明顯的層次變化,甚至有許多在同一句裡面做出由強到弱的變化這樣的高難度技巧。

在聲壓控制這個課題上,一般的訓練會把在演唱單句歌詞上的能力粗淺分為三個程度,第一層次是能夠以穩定的音量與聲壓演唱一句歌詞,第二個層次而是能夠有意識的在一句歌詞中讓音壓由弱走到強,這也是許多實力派歌手在連結主歌與副歌的龐大音壓落差時常用的技巧,像是高音名曲《死了都要愛》、或是前述的《She’s Gone》都有使用到這樣的音壓變化模組。

而第三個層次,就是這首《Bohemian Rhapsody》中被大量使用的「由強到弱」聲壓變化,這絕對是所有聲壓變化的使用模式中最為困難的,因為較大的聲壓伴隨的往往是較大的氣息輸出與較大的閉合,因此若是閉合與氣息的變化出現任何一點的不同步,會馬上出現音色的斷層。

簡單的比喻,大概就是各位可以想像一下舉啞鈴的狀況,第一個層次就是一直舉著啞鈴不放,第二個層次則是將啞鈴重複的舉起放下,而第三個層次,就是讓啞鈴不斷的維持在「舉到一半」的狀態,你會發現這也許不會比起前兩者更為費力,但絕對更考驗肌肉的控制力。

而這件事情的難度,會隨著啞鈴的重量成正比上升,在唱歌中,這個重量指的自然就是隨之上升的氣息衝撞與音高,透過這個比喻,也許比較能幫助各位想像為何在這個影片中的表現會如此讓我們折服。

※李赫翻唱皇后合唱團《We are the champion》

皇后合唱團的歌曲之所以難唱,就是來自於其複雜的聲壓變化及細緻處理,但從這幾個影片中,你完全可以看到這位韓國的頂尖歌手如何輕鬆的用他的高端技術處理這些困難至極的歌曲。

●詮釋能力

相對於其高端的技術與聲音處理能力,詮釋能力其實是李赫相對的短版。在翻唱歌曲中,因為技術的全面,你會發現他重現各種歌曲中高難度技巧的能力,但對於一些歌曲的重新編撰,亦或是自己專輯的歌曲演唱,亦容易發現他在很多情形底下,較為習慣讓技術去帶著歌曲,而非歌曲本身的情感。

※團體Norazo的歌曲《販賣王》

這也許跟李赫的團體有關,Norazo是個強調歡樂風格的雙人團體,因此相對於一些細膩的歌曲詮釋,更多時候必須選用的是最具「娛樂性」的演唱方式。

就像是現今中國熱播的各類選秀節目,如《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為了現場演出的效果,很多原先強調情感的歌曲,都被加入了大量的「技術」因子,就現場演唱的效果而言不是壞事,問題是當放入專輯後,實際上這種太過強調技術的演唱方式是較為不耐聽的。

不過在李赫幾年前從Norazo退隊後,開始在演唱上進行更多的嘗試,除了積極的在網路上分享自己強悍的翻唱作品外,也參與各大音樂性節目,讓更多人聽到他的好聲音,相信以他驚人的嗓音以及世界級的強悍演唱技術,肯定很快就會找到在音樂上的另一條路!

總而言之,韓國身為世界最大娛樂產業輸出國之一,其實除了偶像之外,也有著足以傲視全球的強悍實力派唱將,在這裡向各位推薦這位可說是高音教科書的亞洲頂級男高音,喜歡渾厚清亮高音的你,絕對不能錯過他!

(本篇評析由L編撰寫)

#Norazo
#李赫
#韓國實力派歌手
#高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