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30]都市療育創作歌后:蔡健雅

蔡健雅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一名很難客觀的去撰寫的歌手,因為在我的生活面臨不順遂、情感面臨波折時,她那充滿磁性的嗓音總能跨過一切對於演唱技術的認知,直接把聽眾帶進她溫暖的世界裡,她那些微沙啞的嗓子,總用最輕巧的方式訴說屬於你我的都會情愛,也陪歌迷們度過了好多以淚洗面的夜晚。

金曲三度封后的她,客觀來說並不是一名以唱功為賣點的歌手,但絕對是現在華語樂壇中詮釋能力最強的歌手之一。我們常常提到,一切的演唱功力都是為了歌曲詮釋而服務,過度強調技術,只會讓自己淪為「發聲機器」,在蔡健雅身上,這個觀念體現的特別明顯,或許她不是全能的唱將型歌手,但在她的創作中,你可以感受到從每個音符、旋律、聲線、她選用的演唱技巧,都是那麼自然的融入在歌曲中,渾然天成。

也許你跟小編一樣,早已經為她充滿魅力的聲線及歌曲沉淪,抑或是你僅是聽聞過她的幾首歌曲,想要更進一步了解這位歌手的演唱方式,我們將從她的演唱基調、演唱技術、以及詮釋能力這幾個面向切入,帶你重新認識這位都市療育系女歌手。

●演唱基調

實際上,蔡健雅的演唱方式是屬於非常不效率的發聲法,從現場演唱即可觀察出,她大多情形下皆處於喉頭上升以及抬高下巴的狀態,在中高音區皆是透過這種方式來拉伸自己的聲帶,這也是為什麼她的咬字常常會有一種被些微壓扁的感覺,原因便是來自涉及咬字的許多肌肉介入發聲的過程,相對而言便會造成聲音使用的不效率。

有趣的是,相對於那些在高音區才開始拉伸聲帶的歌手,蔡健雅其實從低音區開始就一直維持這樣的肌肉狀態,因此即便使用的非常不效率的演唱方式,在整體可用音域上的表現也不會有過於顯著的音質變化,簡而言之,她透過將整體演唱的動作統一,來將較不效率的發聲做為其演唱風格的一環。

各位可以開始回想一下蔡健雅的嗓音,我想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她那些微乾啞、又帶有一點點哭腔的音色,這種聲音其實正是在介入較多頸部與頷部外部肌肉的狀況下會形成的音質,加上她渾厚且充滿磁性的嗓音,使她的聲音既充滿了特色,卻又難以被模仿。

但就像我們在每篇文中提到的一樣,歌曲詮釋與演唱效率很多時候都是處在互相競合的關係,在蔡健雅的演唱中,實際上整個天平是大幅度往「歌曲詮釋」傾斜的,這件事情在很多創作歌手中都看的到,畢竟自己也清楚自己能夠演繹的歌曲類型為何,自然也不會寫一些不太符合人體工學的歌曲來唱。除此之外,也由於這些歌曲都是出自於己,自然對於旋律與歌曲情緒有了更為全面的掌握。

※蔡健雅《空白格》現場演唱

但不效率的演唱模式一直都是一把雙面刃,這也是蔡健雅在現場演唱時相對於許多實力派歌手較為不穩定的原因,她是一位具有極佳協調性的歌手,因此即便聲音狀態不好,也能夠有一定程度的發揮,但這個「一定程度」事實上還是與在專輯中的穩定狀態有一段落差,甚至在聲音狀態佳的現場,也會發生中高音處理不穩定的狀況,畢竟咬字器官的介入發聲,本就會大幅度增加喉部的肌肉負擔,進而造成演唱續航力下降。

而另一個層面上,這件事情也導致蔡健雅的音域相對而言受到比較大的限制,你會發現她比較難唱出較具爆發力的高音,大多會轉換成頭聲來去處理較高的音區,因此不會給人那種重炮型歌手的君臨天下感,但取而代之的便是較為溫暖的形象,畢竟對於她的創作風格來說,實際上也沒有那種高爆發力發聲模式的需求。

●聲音連結

說來有趣的是,雖然在演唱基調的選擇上使用的較為不效率的發聲方式,但蔡健雅對於很多「效率發聲」下常用的聲音使用技巧都有一定的成熟度,包含胸聲與頭聲的聲音連結,抑或是透過氣息的來讓換聲區維持穩定聲壓,這些較為困難的聲音處理技術,都時常可以在蔡健雅的歌曲中看見。

※蔡健雅《失語者》現場演唱

以《失語者》這首歌為例,副歌有非常明顯的聲音連結操作,在她從真聲音質較重的音色走到頭聲時,各位可以發現,雖說音色有發生些微變化,斷層卻被處理的很乾淨,不會有一般在真假音轉換時常見的「音色破裂」感。這也跟她對於聲帶的控制力有一定水平有關,由於她在發出頭聲時,往往能夠讓聲帶維持一定程度的閉合強度,讓聲壓不會因為聲帶的瞬間放鬆而出現斷層,這是在處理換聲區的時候最重要的演唱意識,能夠大幅提升在處理換聲區周邊音高的能力。

對她來說,這類真假音轉換的歌曲可說是駕輕就熟,你會發現她有大量的歌曲的收放處理,其實都是倚賴她對於聲音連結的精準觀念,甚至不只是像《失語者》、《空白格》這類有大幅度音高跳躍的歌曲,在音高大幅落在換聲區周邊的高難度歌曲,她也可以用這種方式處理。

※蔡健雅《十萬毫升淚水》現場演唱

《十萬毫升淚水》這首歌的副歌非常難處理,整首歌的副歌通通都落在換聲周邊,對於不熟悉換聲區使用的歌手而言,這種歌會比起那些飆高音的歌困難許多,但蔡健雅不僅在不效率的演唱基調上漂亮的處理出層次的變化,甚至還能進一步在該音區上做出聲壓的多層次變化,在這個現場版本中,副歌的音高也做出了三種不同的強度。

比起歌曲後段的爆發,這段現場更具可看性的實際上是第一段的副歌,在上次跟大家談詮釋與高音的時候,就強調過「較弱的真聲」及「由強走弱」的聲壓是最難操作的,這首歌的困難點也在於此,為了與後面拉出層次,因此不能把第一段的拉長音唱的太爆,收尾也必須要輕巧,所以需要對於氣息與聲帶的使用做非常精細的操作,這是許多演唱效率極高的歌手也不一定做得到的事情。

各位可以把不效率的演唱方式想像成綁在身上的沙袋,當綁著的沙袋越多時,自然要精準的做出一些細緻的舞蹈動作也越為困難,但這才是蔡健雅的高竿之處,為了歌曲詮釋效果使用了負擔較大的演唱形式,卻還能夠在這種演唱基礎上做出精準而複雜的聲音連結。

●詮釋能力

良好的聲音連結是混聲的基礎,但身為詮釋能力頂尖的歌手,蔡健雅的混聲使用能力絕對不僅是能夠支撐順暢的真假音轉換如此膚淺而已,她對於混聲的掌握度不僅是技術的層次,而是在各個音區都能夠透過混聲的使用來表達出精確情感的程度。

例如在歌曲《空白格》裡面,聲帶幾近全開的放鬆假聲,抑或是《失語者》中與胸聲穩定連結的頭聲使用,都展現出了她精準的混聲使用技巧。接下來要介紹的這首歌《遺書》,來自她的最新專輯《我要給這世界最悠長的濕吻》,蔡健雅的混聲使用技術可說是淋漓盡致的展現。

※蔡健雅最新專輯中的主打《遺書》

從第一句的主歌開始,其實就開始使用了大量的混聲技巧,各位可以發現在音高逐漸走高的過程中,她的聲音反而趨向放鬆,並且伴隨音色的明亮,這種演唱方式能夠營造出較為放鬆的感覺,也證明了蔡健雅雖說選用了較不效率的演唱基調,卻擁有能夠效率處理聲音的能力。

而副歌中的處理的更加絕妙,第一次與第二次的副歌都使用了前述提到的「聲音連結」及「由強走弱」的聲音使用,並且都做出了很多細微的聲壓變化,但更進一步的是,她在最後一次的副歌的音色操作可說是以「句」為單位做操作的,非常精彩,以下為最後一段的歌詞及她使用的音色:

我會留下什麼 請替我保管(氣音比例高的弱混聲→較強的混聲)
就別不捨得(氣音比例減少的弱混)
We’re gonna make it through(喉頭些微下放,由混聲走回較沉重的真聲)
我是被疼愛的 我會好好的(聲壓較高的頭聲→較強的混聲)
得到你的祝福 怎麼會不想哭(聲壓較高的頭聲→較強的混聲)
我會去片大海 無憂無慮去愛(聲壓最強的混聲→氣音比例高的弱混聲)
像塵埃自由自在(較沉重的真聲)
在那一片大海 告別了感慨(整體氣音比例高)
So GoodNight Goodbye(以氣聲比例高的真聲做收尾)

在這段演唱中,蔡健雅用非常自然的方式做出了很多很細緻的操作,在這一小段的副歌中,至少做出了四種不同的混聲強度,更不用說每一句的咬字及對語氣的精準掌控,這是對於整首歌曲有了充分的認識後,再細緻的品味每一句歌詞,才有辦法做到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她的歌聽起來不困難,音域跨度好像不大,也好像不太吃力,卻非常難唱的原因,像這樣的細緻操作,正是她的歌曲可以如此觸動人心的理由。

綜合來說,如果你想要成為像蔡健雅這種風格的歌手,由於她使用的演唱方式是較為不效率的,因此並不建議大家模仿,但可以多花點時間注意她對於歌曲細節的處理,尤其是很多語氣、尾音的操作、到聲音的輕重,都是非常具有欣賞價值的。

也許蔡健雅並非是技巧最為頂尖的女歌手,但憑著她對於歌曲的精準詮釋與理解,以及獨一無二的特色唱腔,向所有人證明了一件事情:唱情歌不需要灑狗血,也不需要撕心裂肺,有時輕輕的唱,才更能唱進心裡。

(本篇評析由L編撰寫)

#Tanya
#金曲歌后
#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
#遺書

《[歌手評析030]都市療育創作歌后:蔡健雅》有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