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31]新生代天后:徐佳瑩

雖然身為一個歌手評論者,但我其實非常少聽女歌手的歌,畢竟同時身為歌唱愛好者,我自知女歌手的歌曲對我來說不太有練習的必要,直接從厲害的男中音歌手中找尋可以練習的技巧,反而更加實在。但直到2017年,徐佳瑩的一首〈現在不跳舞要幹嘛〉橫空出世,讓我驚為天人——原來,華語樂壇的新生代天后已經出現了。

事實上,在聽到這首歌之前,我對徐佳瑩的印象停留在〈失落沙洲〉、〈身騎白馬〉的時代,但聽完他所有的專輯之後,從《心裡學》這張專輯來看,徐佳瑩不論在詞曲或演唱功力上都有根本上的飛躍,也難怪能夠在2018年的金曲獎上獲得最佳國語女歌手與最佳國語專輯的殊榮。

辨識度極高的嗓音、高超而全面的唱功、精準到位的詮釋,再加上能量勃發的作曲,讓她在現下這個歌手創作人滿天飛的時代脫穎而出,稱徐佳瑩為新生代天后,絕對不是過譽。今天就來跟著小編,從《心裡學》這張專輯中各種傑出的唱功,來看看這位天后為何能實至名歸吧!

‧混聲能力

混聲能力是一個歌手能不能在演唱會上重現專輯唱法的最好指標,不具有一定程度的混聲能力,現場大多會出車禍。但從《心裡學》這張專輯來看,這已經不是演唱會上唱得好不好的問題了,如果沒有高超的混聲能力,這張專輯裡大多數的歌都唱不出來。

很多人可能會說,錄音室裡面會修音,不聽現場是聽不出唱功的,但修音能修音準、修音量、修音質,就是修不了唱法。徐佳瑩在〈現在不跳舞要幹嘛〉副歌歌中所使用的音區徘徊在徐佳瑩的換聲區附近,而他不但可以做出非常多變的氣息變化,力度變化上也拿捏的恰到好處,以技巧完美彌補聲音在穿透力上的不足,更為此曲添加了一些迷幻氣息。

這裡想要說明一個特別的概念,那就是每個歌手都擁有自己最拿手的力度範圍。假設把力度分成1~10的話,以爆發力為賣點的蘇見信的力度範圍可能是4~10,可掌握範圍極廣的張惠妹大概是2~9,而徐佳瑩雖然在爆發力上不算太強,但他可以做出近乎0的超弱力度,其範圍大概落在0.5~7這個範圍中,以掌握範圍來說,與妹神可說是相去不遠。

高強度的代表大概是〈大頭仔〉一曲,整首歌的演唱基調都在中上,氣音的使用也相對較少。但比對徐佳瑩早期較尖的音色相比,現在的音色已經修正到亮而不刺的範圍之內,唱起如此正能量的歌恰到好處。這是因為當聲帶構造以外的肌肉過度介入時,會讓音色產生不是那麼悅耳的擠壓聲,讓音變得穿透力過強,在這種歌曲中會過於突出。但如果是像徐佳瑩這樣的混聲使用者,就能在僅有加強聲帶閉合,輔以微微的舌根操作,發出與吶喊無異的聲音強度,而仍然保持著明亮而不失柔軟的音色。

而弱的代表則無疑是〈言不由衷〉,整首歌都是用強度不一氣音唱的,幾乎沒有一個扎實的長音,營造出一種有氣無力但仍奮力向上的感受。在這樣誇張的氣音使用下,可以明顯的的觀察到徐佳瑩在氣息上的使用,已然是華語樂壇中的佼佼者。

‧氣息操作

徐佳瑩的氣息操作,往往讓人一聽就起雞皮疙瘩。與常見的女歌手不同,徐佳瑩並不以爆發力見長,反而花了非常大的心力在氣息操作上,也讓他在氣音表現的多元性上比任何人都來得可怕。

從硬體的面向來看,徐佳瑩的肺活量非常高,從〈言不由衷〉中第一次副歌中「願你真的愛一個人某個人那個人」一句中便可以明顯地察覺,整句的氣聲感非常重,簡直就是像在真聲區使用假音的概念,需要極高的氣息控制能力,而對於肺活量的要求也不能用技巧瞞天過海。更不用說整首歌有好幾處聲帶的振動與閉合感弱到不可思議,但他仍能穩穩地維持在音準上,這必須也倚賴氣流高速且大量的通過聲帶才能達成,可見其硬體機能之高。

但硬體機能強的大有人在,徐佳瑩能樹立其不可取代的地位,是建立於他在氣音變化上的操作。一般人的氣音大多做得很直接,在氣與音之間的比例變動不會太大,主要是在於送氣與聲帶振動之間的平衡,在此平衡之上再去做音量上的變化。這其實很直觀,因為這樣就不用再去改變聲帶的狀態,相對來說就不用想太多,聲帶的負擔也相對較少。

但徐佳瑩選擇了一條非常費力的道路——他直接用氣音的比例做出強弱的變化。大家可以試試看從弱到強其實不會太難,不過從強到弱做出非常迅速的變化,就像是從真音切到假音一樣,即使是在自己很舒適的音域,也很難做到順暢和諧的變化。如果是跳度大的狀況下做起來會容易一些,但徐佳瑩在僅有兩度的音程間做到了,而且做起來非常自然,甚至在靠近換聲區的音高都能做出誇張的力度變化。

‧氣音比例操作

所謂誇張的力度變化並非誇飾,是真的有夠誇張。專輯主打歌之一〈灰色〉中,在3:35秒的一句「走過的困境」的尾音處理,我想除了徐佳瑩應該鮮少人能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做出如此大幅度的力度轉換。這可是從強真音轉到超弱氣音,也就是在大量的氣息衝擊下,從極強的聲帶閉合,聲帶閉合極度不全的概念。即使是徐佳瑩本人,在現場也沒辦法做出這麼誇張的變化,頂多就是從強真音轉到帶氣音的弱混聲而已。

而徐佳瑩也非常巧妙的把這種氣音力度操作帶入歌曲中,以較小的幅度在一句歌詞中做快速的轉換,塑造出他獨特的風格。專輯同名歌曲〈心裡學〉中有許多樂句做了這樣的變動,例如說進副歌前的一句「該誠實到最後一刻」就做了「偏弱混聲(該)->氣音弱混聲(誠實)->氣音(到)->偏弱混聲(最)->氣音漸弱(後一刻)」這樣迅速俐落的變化。

這樣的操作要同時兼顧氣息與聲帶閉合,並完美的再下一個字做出最好的平衡,是屬於非常高難度的操作技巧,但仔細聽下來,這似乎已經成為徐佳瑩非常熟悉的操作模式,幾乎在每首歌中都有用上這個唱法,由此可知他在混聲建立與氣息操作上的造詣,已經走在華語樂壇的前端。

不過這還是有可以稍稍減輕負擔的方式,就是在做出力度變化時,盡量讓力度的跳動幅度減小,以單字的力度變化去緩衝。重新看到〈灰色〉一曲的最後一次副歌「白色的你呀」,若一樣把力度分為1~10的話,這句的力度大約是「53357」這樣的強度,從高音的「色」下來時,先用力道相當的弱混音「的」接住,再加壓到更強一點的「你」,然後再次加壓到最強的「呀」,以銜接「色」與「呀」兩者極大的力度差。雖然說的簡單,但這還是一個很難的操作,不過總比直接斷層式的直接加壓輕鬆一些,聲帶負擔也較小。

從以上的各種技術能力來看,徐佳瑩在氣息操作上已然在華語樂壇中獨樹一幟,從超弱的氣音、大幅度的力度跳動,到精準的控制每個音的力度與氣息量,這都不是靠著天賦就能做到的事情,而是需要大量練習基本功,並在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狀況下,所摸索出的必殺技。也許費力,但對於一個擅於詮釋的人來說,費不費力想來從不是優先考量的重點。

總結來說,徐佳瑩已然靠著高超的唱功及獨特的氣音操作技術來建立自己的個人特色,配上其對於歌唱的細膩詮釋,一腳踏進了天后的領域。但從現場來看,徐佳瑩仍在加壓處理上有一些小瑕疵,也造成他在唱強高音時會出現音準問題,但在已經建立起如此唱功之後,剩下的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十分期待徐佳瑩下次的創作,到時候,他一定也會給我們意想不到的驚喜吧!

(本文由C編撰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