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評析032]中國搖滾女王:譚維維

Sorry!本文因youtube權限設定而無法置入影片,請點此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pBcO9Gtx8k

身為四川音樂學院第一名畢業的高材生,除了他從未現場使用過的哨音以外,你想像得到的歌唱技術,譚維維幾乎都能很好的掌握。從基礎的強弱混聲,到進階的藏音、滾喉音,他都做的十分精準,是非常好的模仿對象。

最近金曲獎又要到了,正好去年的頒獎典禮上,譚維維與A-lin合作的一段組曲。這首組曲裡,譚維維可說是使出了渾身解術,把他所有擅長的技巧都用上了!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段含金量超高的組曲表演中,譚維維最值得學習的歌唱技巧吧!

〈夢醒了〉聲音連結|弱混聲使用能力

這種較弱的聲音在譚維維近期的個人表演中其實很少出現,這是所謂的演唱基準的問題。在一首歌的演唱中,在強度上通常不會做到太大的反差,除了因為這樣唱起來消耗比較大之外,在現場硬體的調整上也會比較麻煩,但因為譚維維在典禮上也就只需要演唱這麼一首組曲,所以他可以更盡其所能地去發揮他的聲音能力,做出更大的差異。

在這個段落中,我感受到譚維維有意在配合A-lin的音色,所以他唱起來較平常更收一些。他的聲音連結做得非常漂亮,我幫大家把副歌使用連結的部分,用引號標出來,讓大家能更清楚,在這看似沒有音色差異的演唱中所蘊含的技巧。

(影片時間:0:55)

「如果」夢醒時還在一起
請容許我「們」相依為命
絢爛也許一「時」
平淡走完一「世」
「是我選擇」你「這樣」的男子

仔細聽,是不是差異非常的小呢?譚維維的演唱方式非常效率,氣音的成分很少,以完整的弱閉合取代氣音的演唱,能讓他的聲音更亮,想來這應該是在聲樂訓練下所養成的好習慣。因此在完整閉合而不是做出所謂「真假音轉換」的狀況下,音質的差異就會大大減小,除非是大跳度才會聽得出來。例如說譚維維的名曲〈如果有來生〉中,副歌的第一句「我們去大草原的湖邊」的「邊」,聽起來就會比較像「轉假音」,但仔細聆聽就會發現他的聲音還是很扎實的。

〈這些日子以來〉聲音連結|平衡混聲與音量變化

什麼是平衡混聲呢?簡單來說就是「接近講話的閉合程度」的聲音。你可能會想,不對呀,我們又不會用高音講話,怎麼可能用講話的方式唱高音呢?先別急,仔細看我的敘述,我是說「接近講話的閉合程度」。在高音區,我們要做到像中低音區那樣的閉合程度並不輕鬆,需要透過喉部其他的肌肉來輔助,也就是說,聲帶本身的負擔不大,但是周圍連接軟骨的肌肉不然。不過訓練之後,確實可以跟講話一樣的輕鬆,但在高音區使用像一般講話的閉合,是不會做出像平常聽到的「真聲高音」那樣的強度的,那樣的強度我們稱之為「大聲講話的閉合程度」,後面會再做詳細說明。

不過話說回來,譚維維已經很熟悉這樣的發聲模式了,所以在演唱上,他很可以很自由的操縱音量與音壓的變化,也讓他在這一段可以做出技巧性滿滿的詮釋。

在譚維維的段落中,仔細觀察麥克風與他的嘴巴的距離,不論在做出什麼音色的狀況下,都保持著一樣的距離,且維持著音量。例如說這句「認識你不過只是最近的事情」。可以發現在強弱音的連續變化下,音量幾乎是沒有差異的,單純只有強弱的變化,讓這段落就好像是真的是在對某人說話一般。

(影片時間:2:30)

這其實是一個技術高超的表現,在技術性歌手如陳奕迅、林志炫的演出中也能看到。代表著歌手不需要透過外部的動作來協助改變音量的變化,而可以完全由自己操作。當然不是說所有會拉麥克風的人都是技術不好,有時候好歌手也會利用這種方式去做出不同的音色,不過例如像汪峰等喜歡硬幹的歌手,都會有唱高音和強音壓的音色時「必須」拉麥克風來穩定自己音量的狀況出現。

以現場的例子來說,同樣是唱弱的音色,A-lin走的是「真假音轉換」路線,在「我是不是該離開你」一句中,「該」的音量就明顯有落差,會有些聽不清楚。不過這並沒有唱得好不好聽的差別,一個歌手本來就不能單純以唱功來定義,但若從唱功的角度上去評比兩人,譚維維確實是略勝一籌。

〈夢田〉和聲能力、藏音

這場表演中,最令我驚豔的其實是譚維維的和聲。在和聲中,譚維維把聲音收得非常漂亮,一改他平常演唱時的外放聲音,把口腔的空間張的更大,聲音變得更加沈穩圓潤,在第一段的齊唱中,聲音完美地跟A-lin融合,沒有普通齊唱的磅薄,反而形成一種兩人一體的奇幻感,直到第一次副歌最後的「春又來」才加壓,把聲音放出來,堆疊起下一個段落的銜接。

第二段的和聲,譚維維漂亮的用藏音堆出層次,且在聲音強而外放的情況下,仍沒有掩蓋過A-lin的聲音,面對這樣的聲音控制能力,我只能以「嘖嘖稱奇」來形容了。

而他是怎麼做出像藏音那樣的聲音呢?他其實有點像是使用了快速的哭腔作為裝飾音。哭腔的操作方式,是將聲帶做出放鬆後夾緊的動作,大家可以試試看發出短而急促的「赫」或「哈」,讓聲音被聲帶的閉合切斷,那就是與哭腔相同的閉合動作。用這樣的動作,把任意一個假音「夾」到真音,上——有點像是「破音」的相反動作——就會變成哭腔。

(影片時間:5:21)

但做了之後你可能會發現,這跟藏音好像有點差距。如果你把影片放慢來聽,你會發現譚維維做的更加細膩——他每一個音都是從往上小三度「夾」到他要唱的音上!而且他的力度差距不像假音與真音的差距那麼大,切換的速度也更快,是在短時間內做了兩次,才到他要唱的音準上,就做出了操作難以辨識的藏音。

也許你也可以把譚維維其他表演的影片放慢來聽,看看他是怎麼去做那些藏音的,會對於譚維維的唱功有更高層次的認識。

〈河〉撕裂音、強高音

其實主觀來說,我不喜歡這樣的改編及詮釋,完全破壞了〈河〉歌詞所架構的氛圍;不過客觀來說,譚維維的演唱功力確實很厲害。在「等到昏黃/等到癡傻」這兩句中,譚維維用了非常漂亮的撕裂音,顆粒感非常明顯,不過是因為等到昏黃、等到癡傻,所以很生氣嗎?這個是個人主觀的想法了,不過在撕裂的呈現確實令人驚艷。

(影片時間:7:06)

而譚維維的強高音一直都是令人讚嘆的,在這邊想跟大家分享一個術語,叫做Belting。這個名詞看起來高深莫測,但你可以把它想成一種可以唱出更扎實、更具響度的音色的技術。這個技術來自於口咽部肌肉的控制,讓強閉合的聲音更具共鳴感。這東西其實與咽腔有點類似,不過咽腔更強調於不論強弱都要維持口型,而belting一般來說只會在較強的聲音中被強調(但仍可以運用在弱的聲音中)。仔細看譚維維在演唱高音的動作,正是使用belting的能手,這也是為什麼譚維維的聲音總是非常響亮。

在belting的世界裡,一般來講會強調幾個重點:

一、舌位。舌位的控制在所有的演唱技巧中都非常重要,咽音的教學中更有所謂「手抬法」去分離舌骨與甲狀軟骨的位置,以避免喉頭上升所造成的緊憋感,擴張下咽部的空間。而在belting的概念中,舌根基本上會處於一個微微上抬的狀態,以在上咽部做出小一點的空間,讓聲音聽起來更銳利響亮,並帶出鼻腔的共鳴,讓聽覺上覺得聲音比較「前面」,也就會讓人覺得有一種聲音開放、外放的感受。

二、音量。在belting的世界中,並不是去追求所謂的大音量,因為大音量在演唱中,大多代表著更高的消耗。我們在音量上,必須控制在「有點大聲的講話」的範圍內,跟「吶喊」不太一樣。音量是由氣息所控制的,也就是說,在belting的狀況下,你的氣息並不需要送的很多,只是跟大聲講話一樣,需要多送一些氣以減少憋氣感,所以在唱高音時,音量不會隨著音高而增加,而是不論高低聲音都更加響亮。

三、笑。其實不是笑而已啦,而是要把上唇往上提起,透過如鄧紫棋的噘嘴,或是笑都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不過笑這個動作可以增加更多的高頻共鳴,聽起來會更銳利一些,就端看你想要哪一種聲音,可以使用不同的口型。為什麼要把上唇提起呢?因為這樣,軟顎也會跟著用力,會增加鼻腔的共鳴,聽起來會有更多的中高頻共鳴,讓你的聲音更具有穿透性。

在這邊要跟大家鄭重的說明,belting的主要特性是一個改變音色的技能,而不是聲帶閉合能力的訓練。我們可以透過belting的練習,讓高音更加漂亮,也同時因為咽部狀態的改變減輕一些對聲帶的負擔,但是聲帶本身的肌肉還是需要先練起來,對於belting的操作與理解才能更快上手,也減低自己在練習時受傷的可能性。另外,高強度發聲的訓練就如同健身中的硬舉,是一個高強度的訓練,最好還是找聲音教練陪同練習,不然一不小心走火入魔,可就得不償失了。

以上就是譚維維的演唱分析,希望有幫助到大家理解譚維維的演唱方式,如果想要模仿譚維維可能會有點困難,但他在唱功上也是教科書等級的,大家可以多多向他學習!

(本文由C編撰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